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新文学】飞不过沧海的蝶

来源:克拉玛依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爱情文章
无破坏:无 阅读:3841发表时间:2014-10-20 20:38:15 摘要: 我不是一幅画,也不是一支曲,只是一只在阡陌原野间起舞的蝶,借蝶的羽翼,蝶的执着,蝶的爱恋,在无边的原野上,用最轻盈的心,为美丽的梦,做一次,倾心的起舞。不在乎,能不能飞过沧海,只在意,是否一直在坚持飞;不在乎,沧海有多辽阔,只在意,梦的呼唤有多真。 生活,何以成了一幕闹剧?剧中永恒不变的剧情,更像是跳梁小丑,啼笑皆非地肆意变幻,仍然逃不出狗零狗碎的琐事。男人,何以如此这般狭隘又这般让人难以启齿,面对这无常又无聊的闹剧,女人那精致的妆容,瞬间失却所有色泽。为谁上妆为谁倾城,为何浮生这样潦草?为谁妩媚为谁柔软,为何自由的呼吸这样困难?   一个女人,有自己稳定的职业,有自己独立的精神,有自己傲然这个红尘的所有立足之本,奈何人生如此戏剧化,在命运强悍的磁场里,美丽与丑陋并存,讽刺剧与优雅剧同时上演,任你多么清绝于尘,任你多么优秀努力,终抵不住命运那冷冷的笑声,从背后狰狞呼啸而来。在你转身敌对命运的刹那,你甚至连眼泪都不会有,只因冰冷的绝望,足以让你以光速想要逃离眼前的一切,哪怕你还没有看清路在哪里。   多么冷静的日光,多么黑色的幽默。什么是痛,什么是伤?一切可以用文字晾晒的东西,不过只是偶尔飘落心间的尘,注定可以烟消云散。而浮生,有多少东西起于无常,你不得不承受,不得不面对,但你永远找不到一种方式去宣泄,哪怕你是文字的写手,能够娴熟地驾驭文字,你也会深感文字于此时的苍白无力,你更会心涩涩地体验到,生活中太多的莫名其妙,太多的零乱狂草,太多的肺腑之殇,无法在日光下,永远只能止于唇齿,这,恐是世上最冷的幽默,最黑暗的心情。   生活之重,生命之轻,常常做着无聊的翘翘板游戏,要如何历练,要摔跤多少次,才能于一次又一次的头破血流中,权衡一个支撑的平衡点?命运在左,浮生在右,撕拉着单薄的躯壳,对抗着滚滚红尘里的冷暖,始终坚持以一朵花的明媚,一只蝶的翩翩,一棵树的坚强,努力向前向上向阳光靠近,只为把薄如纸张的生命,活出一种无畏,活出一种精彩,活出别人无可替代的姿态。   暮晚的空气,因一场雨而潮潮湿湿的,平添几分阴冷,那冷,就穿过丝袜,窜入肢体,随猩红的血液四处奔腾,心,就这样惹上了冬的寒冷,连脊梁都冒着寒气。熙来攘往的人们,依然有着气定神闲的悠然,想来他们体内的热血,一如他们的步伐,正有条不紊地悠悠流淌着。白云苍狗,盛世佳年,你笑我悲,我喜他怨,再平常不过的浮生画卷,再普遍不过的世是百态。浮生,最是冷暖无常。生活,最是悲喜混杂。   喜欢丝巾,情有所钟,已是多年的情结。长的短的各色丝巾,随意地往脖子上一挂,微风一吹,就像是一对轻盈的翅膀,让身心都有了轻舞飞扬的感受。是的,就是翅膀,丝巾是女子身上千姿百态的彩色翅膀,带着女子小小的薄如蝉翼的梦,在这个尘世里努力飞翔。   粉色丝巾微微在胸前飘荡,不时拂上颜面,柔软的质感,让肌肤可以自由的呼吸,那份淡淡的暖色气息,是冬日里最贴心的向往。喜欢一切淡淡的色彩,淡淡的黄、淡淡的紫、淡淡的绿、淡淡的蓝、淡淡的粉、淡淡的橙。一直觉得,淡淡的色彩不张扬、不刺眼、不嚣张、不浮夸,没有大红大绿的绝对冲击,也没有冷色系的灰暗孤僻。   淡淡的色系让视觉上有种明媚感,一眼看上去,干干净净,玲珑剔透,如梦如幻,仿佛甜心水果,总能给人暖暖的柔柔的感觉,置身淡淡的色彩,仿佛走进一个童话世界,让心有种释然,很轻盈,就像天地间那些轻舞的蝴蝶郑州看癫痫病医院哪家强?。   书上说,粉色代表柔美、纯真;代表女性、浪漫;代表温柔、可爱;代表优雅和高贵的风度。纯纯的粉色系像女孩的美梦一样,这样的女子往往性格稳重、温柔,但却非常敏感,容易受到伤害。独处时,她们总沉浸在幻想中,向往着浪漫的爱情和完美的婚姻。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童话梦,不管是科幻而悬疑的暮光之城,还是古装剧里的完美穿越,抑或森林里古城堡中灰姑娘与王子的故事,都是人们心中的美好向望。   一只蝶,绕过旁边的树枝,落在眼前的绿色篱笆墙上,淡白的羽翼,在葱郁的叶片间,分外显眼。多么可爱的生命,多么轻盈的生命,让天地间充满了灵动,充满了眷恋。蝴蝶,自古传说的神话,天地间美丽的精灵,谱进多少诗词歌赋,惹动多少缠绵悱恻的传说,化蝶的故事传诵了一代又一代,一阙又一阙的蝶恋花,更是把人间深情演绎得淋漓尽致,感天动地。   暮色越来越浓,恣意要吞噬一个又一个的背影,吞噬这苍茫大地上所有明亮亮的色彩与闹哄哄的繁华,也吞噬了那翩翩起舞的蝶,那么,也吞噬这人世间所有的悲喜交集吧。山脊,在暮霭层层中模糊成一团黑影,城市,在夜色中简单成钢筋水泥的堆砌,所有物体的棱角被掩蔽,成为灯火中的一幅剪影,让人无法看清本来的面目,也无法触及那份真实的温度。   夜,让真实变得模糊,让喧嚣渐次安静,让所有游离的东西,包括心情,想要回归到灯火里,因为,灯火始终是温暖的指向,窗口始终是明亮的所在。黑夜让城市冷漠而鬼魅,灯火让城市明亮而温暖。多少暗夜里的温暖在妖娆,多少夜幕中的冷漠在延伸,谁知道呢?每一扇窗口里,都有一个沉默的故事,耐人寻味,却不可轻易开启,因为那是人生之重,那是命门纠结。   爱过一个人的肩膀,曾以为,永远在他身旁,就不会被雨淋湿。熟悉过一个人的呼吸,曾以为,永远守着他,就可以夜夜安眠。恋过一个人的温柔,曾以为,那里永远就是天堂。很快乐,那样的时光,蜜一样绵软;很怀念,那时候的泪光,露珠一样清澈。   为何,掌心的经纬越来越密集,共谱的故事越来越厚重,而生活却越来越轻薄,晨钟暮鼓声里,我们曾紧紧相握的手却越来越松散,直至最后,再也无法交握。是什么淋湿了我们的岁月,是什么磨耗了我们的热情,是什么苍白了我们的背影?问天,天在下雨,问地,地在沉默。   走过多少路,腿就会疼了;爱过多少人,心就会累了。如果人生只宛如初相见,那是多美好。然而,初见,永远只是过程,初见,永远只是瞬息。长的是人生,短的是欢颜。没有什么一成不变,没有什么地老天荒。前路漫漫,曾经澄澈的目光,还能否一如既往的执着?   常想,人,为什么,凭感动生死相许。年轻时的许诺,那么纯粹那么美好。是否因为太过年轻与纯粹,所以承诺也轻,经不起岁月的漂白?走过岁月的坎坎坷坷,柴米油盐年复一年的日子,是否真的就寡淡如水、轻薄如烟,再也载不起一丝丝的深情?   那些袅袅的炊烟,是否还有当初的缠绵?那些携手并肩的画面,是否就此定格在曾经?拥抱过,能否魂梦就此相系,承诺过,可否不再会更改,相怨过,是否还会花好月圆?   穿行在山长水阔的岁月,于掌心,勾勒一场盛世河山,光阴做绢,爱恨突兀成峰,百念汇三千弱水,冷暖武汉哪个医院治疗癫痫专业泼成四季。行至水穷,千帆归位,风景看透,却只愿,一处水湄,一庭葳蕤,一扇向阳的窗,几番软语,几许会意,可以没有大海,却一定有,能许下一场春暖花开的时光,于此,生之涯,满眼芬芳,死之角,从容如叶,不再有憾。   夜,漆黑了世界,谁又迷失在荒野,谁又在迷雾里穿行?猜不透,故事的情节,看不清,黑夜背后的一切。寂静里,庄妮动人心骨的歌声轻轻地就滑过了耳膜,一直滑到灵魂的滕蔓上,枝枝缠绕。“传说远方,海与天相接,传说未来,恩和怨都会了却,传说中的天使,那样的圣洁,传说中的爱情,一一湮灭,原来我就是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蝶。”   庄妮,因为梦想,终成为飞过沧海的蝴蝶。一直自诩为蝶,只为心中一直仰慕着自由自在的蝶,可以在天地间翩翩起舞,集美丽与智慧于一身,集自由与浪漫于一生。然而,蝶,终究不是人间凡物,她是这个尘世最美丽的精灵,她是大自然最感动的恩赐,她是造化最卓绝的创意。   蝴蝶,永远是一个梦,翩跹在我无垠的目光里,优雅而轻盈,美丽而不凡,任岁月荏苒,任年华老去,蝶翼的翅膀都不会失落。他们说,蝴蝶飞不过沧海,是因为沧海的那一头,早已没有了等待。而我说,无论沧海那一头有没有等待,蝴蝶都会永远以最优雅的翅膀起舞,这是一份勇气,更是一种姿态。   叠加的岁月里,没有把自己舒卷成一幅旖旎的画,也没有把自己美妙成一支优雅的曲,依然还是平淡,一如窗外飘然的雨,有着最初的清澈与最后的清淡。雨声如琴,需要技艺高超的琴师才能演奏出动听的旋律,雨声如诗,需要娴熟空灵的诗人才能排列成如歌的行板。   我不是调琴师,也不是诗人男性癫痫怎么治疗啊,只是一个寻常巷陌的清淡女子,唯愿在雨天里,取雨的清澈,叶的翠绿,花的馨柔,心的温情,煮一壶热茶,与饮者畅怀,即便不语,也能懂得,如此,甚好。   我不是一幅画,也不是一支曲,只是一只在阡陌原野间起舞的蝶,借蝶的羽翼,蝶的执着,蝶的爱恋,在无边的原野上,用最轻盈的心,为美丽的梦,做一次,倾心的起舞。不在乎,能不能飞过沧海,只在意,是否一直在坚持飞;不在乎,沧海有多辽阔,只在意,梦的呼唤有多真。      共 333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