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内容页

雾朦胧,月朦胧,我朦胧?

来源:克拉玛依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传说

   五言诗

   于公谨

   雪漫杨花花满路,

   龙踞白山山似虎。

   莫道寒风不归来,

   最是心动春声处。

  散文随笔

   雾朦胧,月朦胧,我朦胧?

   于公谨

   雾,无声无息地蔓延着,散落在各处,使它经过的每一个地方都平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月,在高高的天空,本身明亮的,如镰刀一样,像是准备收割着什么,而这个时候,却被雾笼罩着,戴上了一层面纱,变得朦胧,变得羞涩,也好像是变得困顿,似乎是想要立即闭上眼睛睡去的样子;却因为人间的诱惑,舍不得心中的眷恋,所以,挣扎着,依旧看着这个世界。

   树,也变得渴睡了,也变得几分神秘,本事平常见惯了的树,在这一刻,却显得有些矜持,显得有几分羞怯。平常的时候,它们总是威武雄壮,像一个个顶天立地的汉子,或者是一个个精神抖擞的战士;当风来了的时候,它们就发出响声,似乎喊着整齐的号子,回荡在天地之间。但是此时,却腼腆着,如害怕生人的孩子一样,挣扎好奇的眼睛,打量着陌生人;当陌生人看着它的时候,它却隐藏着自己的身形,不敢让陌生人看见。

   远处的霓虹灯,在不断闪烁着;七色的光彩,披上了白纱,如正在举行西式婚礼的新娘,穿着洁白的婚纱;袅袅娜娜地走到了新郎的身边,带着脉脉的情意,带着希望,带着期待,带着美好的愿望,在人们的祝福声中,戴上结婚戒指。

   雾,弥漫着,越来越大。

   球树,还是蹲着,像是埋伏的士兵,保持着随时准备出击的姿势,尽管春天已经不远了,可是还不能够否认的是,现在还是冬天;而在冬天里,依旧存在的寒意,早就抹杀了几乎所有的绿色的希望,让所有的花草树木都开始了凋零,让花草树木成为只是有着瘦弱躯体没有血肉。而球树,在这一瞬间,似乎拥有了自己的血肉,像在春天一样,燃烧着自己的希望。

   远处的灯光,已经被雾吞噬,而近处的路灯,也开始在微风中摇晃着,开始变得朦胧,它的面容,开始模糊,难以辨认。

   不知不觉中,所有的一切,都显得神秘;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朦胧。

   是雾朦胧,是月朦胧,还是我的眼睛朦胧?

哈尔滨成人癫痫病治疗医院西宁癫痫病正规医院治疗癫痫病的方式都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