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心栖崖溪间

来源:克拉玛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传说
岁月匆匆,白驹过隙。昨日樱红,今儿蕉绿。看庭前花开花落,荣辱不惊;望天上,云卷云舒,去留无意;看尘世,得之不喜,失之无忧。或许,这世界是躁动的,这红尘是喧嚣的,这人儿也是浮躁的,这心儿更是纷扰的。不如远离尘世扰扰,避开纷繁喧嚣,去往山水间,最好就是把一颗心安放于山水,栖心于崖溪间。   面对着山岚溪水,面对着飞鸟花树,面对着隐隐梵唱,紫烟袅袅……一颗心儿,自由飞翔于广袤无涯里,穿越在山崖溪水间。山岚佳气,夕阳西下,飞鸟相与还。鱼儿游动水里,蝉儿嘶鸣叶下,鸣蛙卧在翠绿的荷叶之上。   月亮慢慢升起,照着大地江流,给绿水青山披上一件月色霓裳。月照花林皆似霰,千古明月,照古今,古时明月照今人,一种穿越,一种欣慰。此刻,心儿静静地栖在崖下,山水之间,一份难得的闲适,宁静。   与我,早已习惯,将自己安居在山水之间。一间茅草屋,一小庭院,一池塘的清水绿波。卧在窗前花草铺就的床铺上,一帘月影花影浮动,一树的鸟语鸟声呢喃。简简单单,安安静静,安居于此处。   静静的夜里,月牙儿斜挂在屋檐。溪水缓缓,鸟儿寂寂,独自斜倚在窗口,坐在木椅上。拉开薄薄的窗帘,任其在风中飘动。不需要灯火,只要大大开着窗,一窗的月光照进来,照在身上脸上桌案上还有捧着的翻开的书页上。借月光缕缕,读书煮茶,借着月色,捻字成诗。   早起荷锄耕躬山前山后,汗水在脸上脊背间恣意流淌,汗泥泛出花的清香,风中弥漫着一呼一吸的自然气息。心儿,人儿,都于清浅岁月中静处安然。   月光清辉,照我无眠。抱琴移步,来在山崖溪水间。纤腕素手,清溪洗面,落花衰草如毯,席地而坐,轻轻拨弹一曲,音律随溪水倾泻,如花瓣飘在水流上。夜飞的鸟儿,远远飞来,夜莺启开音喉,轻轻啼唱。   此景,不把酒怎成欢,终究会缺憾。一壶酒从花间转来,温温的暖意,或许是,是那个你将酒温在花间已经许久了呢。不追究过去时光,谁对谁错,不计较曾经,谁欠谁不欠。只念在眼前,美景良辰,花飘流斛,杯酒深浅,啖着花香山色,你一杯我一杯,抚弦畅谈。   想到此,仿佛间流水飘来你的模样,风中吹来你的舞姿飞扬。相思久了,好似你就在身旁,想念久了,好似你一直一直陪伴我朝朝暮暮。爱情,只有爱,没有恨;只有永远,没有遗憾。不念离伤,不管距离;一份情在,一份念在,就是地久天长。   目送你再次远去,云儿淡去你的身影。幻化出一滴滴水墨,描画出相见的惊世骇俗。蘸着夜色春色……再继续描画,描画出今夜的水色天光,就连那些音符也被临摹出了魂魄,在青山绿水间荡漾回旋,相诉心声。   一缕缕风儿,好似穿越了秦时明月汉时关。此刻绕着我轻轻吹拂,将我一身疲惫涤荡。茫茫心海,拳拳心事。无涯思絮,有生追求。都在山之间安然,沉静。   不是所有的爱都会有结果,不是所有的情都定要缱绻。只要留在心底的那一份爱至纯至真,一眼就是千年,一念就是永远。此刻,月儿明亮,风儿轻轻,有鸟儿在巢中绸缪,有小兽在寻觅食物,不断在山林间发出窸窣的声响。有蝴蝶栖在夜的翅膀上,要与夜一起飞翔,飞翔在自由的王国里,爱的天地间。   一把古琴,拨弹出古朴的音律,与这月色山色水色依依呼应,相辅相成,合一无缝。风儿呀,你吹起了谁长发?谁的衣袂?山的吗?水的吗?水袖翻卷,衣袂翩翩,吹来了迷醉的花香,吹来了情爱的欢畅。花香发香划过肌肤,给人儿平添一抹清醒;情爱拂过每一寸爱的疆土,给世间增一份暖意,一份甜蜜。   望眼深深幽幽,那是一坛墨绿的深潭?那是一汪的春水?还是山间绿意的凝聚?那是溪水还是山岚佳气的固守?不可测,纯澈清澄,不可猜,一坛深厚。一汪汪与山间崖下,一坛坛与天地人间。闻听着有竹风轻敲琴弦,那般轻柔,那般钟情。恣意,随性。   仿佛间,如飞马踏云,闪电飞燕;如大浪淘沙,猛浪滔天;如细雨芭蕉,清韵和弦;又如莺语花间,情语呢喃。一切都在和谐之间,一切都在清纯之时,曼妙,香醇。怡然,自得。   任凭着弦响,如野马狂奔;任凭着此刻,风吹乱了从前。端端坐在溪水崖畔,深深呼吸,一吐一纳,一呼一吸。爱恨情仇早已飘远,名利功过,也早已看似烟云。只有心静,只有闲淡,只有一份宁静。   再此把酒,与弦共饮,闻听到遥遥远古,穿越了古今。有一颗灵魂在呼唤,在呼唤着……哦,那般纯净,不染纤尘;那般通透,贯穿心灵。想知道那声音从何而来,又将去往何处,想挽住,想同住,想与之朝夕相处,相伴相随。   哦,由此才忽然了悟,原来这声音一直都在,只是尘世太喧嚣,红尘太多纷扰。早已将耳目屏蔽,无法听得见,也无法听得真切了,甚至那缕缕清香,缭绕身心,却也未必嗅得出。   此刻,夜阑人静,幽谷寂寂,崖下一颗心儿如蝶栖定。轻松,自在。静处,安闲。灵魂踏着清虚夜月沉香,穿过层层云气雾霭,呼唤着心灵的共鸣。飞鸟飞来,灵兽奔来,花儿盛开,草儿滋长,树木茂盛。忽然了悟:月到天心处,风来水面时,一般清意味,料得少人知。   月光明亮如镜,泊在溪水间,人儿身影漾在深潭的一汪碧绿中,风儿在水面轻轻掠过。此刻,谁是我?我是谁?月是谁?谁是月?溪水是谁?谁又是溪水?风儿、山水呢?又是谁、谁呢?   一切都融化在一起,一切都在山崖溪水、山景山色交融里。茶香袅袅,檀香冉冉,素手和弦,人物合一,天地合一。雾气氤氲,滋润草木,一次次走入蟾宫与月儿把欢;一次次游进溪水,与鱼儿溯游;一次次飞翔天空,与飞鸟齐飞……睫毛眉黛,长发衣衫被水汽浸染,泛着雾气水汽与自然之气,交融,雾唤。沉醉,悠然。   此时,心儿从来没有过的自由,轻松与愉悦。其实,人之初,性本善。之初,人儿心儿也都是快乐的,没有丝毫忧愁与烦恼。一颗赤子之心,本真之心,纯然,干净。也都是,一个赤条条之身,来去无牵无挂,自由如风。   是什么?让身心坠入了烦扰,是什么让人儿不再快乐?烦恼什么?忧虑什么?追求什么?究竟想得到什么呢?又究竟怕失去什么?或许,碌碌忙忙,无止无休,金钱名利,欲壑难填。早已忘记了初心,忘记了人生最重要的是什么了。   不如,全然放下吧。说来,万物皆有灵性,人是万物之灵长,自然中来,自然中去。轮回的路上,最后的结果,想要什么样的呢?只要努力过,付出过,争取过,奋斗过,就不会再遗憾什么。想想,一切无非是得失之间,再次想想,一切无非胜败之间,再次再次想想,也不过是悲喜之间,生死之间……   何不快乐,何不多与自然多共处呢?何不在自然中多与自己的灵魂多交谈呢?知道自己来此世间,要做什么不要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一定要做什么,必须做什么。   是非功过转头成空,放下不该有的欲望与幻想,过一种真真实实的生活。芒鞋杖藜,一蓑风雨,豁达开朗,返璞归真。人在山水间,自然开怀,栖心崖溪间。悠然,淡定。宁静,致远。就如那句: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   一份安心最难得,不分辨,不固执;一份善念最珍贵,生菩提心,生感恩心;怡然自得,自在心安。大道至简,平常是道。心栖崖溪间,安乐无边。忽然就想起如慧海禅师那句:饥来吃饭,困来即眠。说来说去,说去又说来,平平常常,自自然然,安心既是禅。 辽宁哪能治疗癫痫病宝宝癫痫病怎么治疗能根治郑州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武汉癫痫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