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柳岸】黄河宴(散文)

    听这个名字,莫以为黄河黄水如带,酽酽濡濡,不能入口。蛋黄香喷,却是弹丸;一条黄丝带,缠绕了品美的情丝,大气黄河宴,不比街面小吃,正如“大江东去”与“晓风残月”之别。一俗语说:...[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春秋】农民工讨薪(散文)

    开放以后,农民打工弄得好的,都在城里买了房子,还有一些人买了小车。而专门种田的人,都只是弄了个丰衣足食。于是,人人都动起了打工的念头。东桥村的农民前几年在政府的号召下,大多数...[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明早又去吃河粉(散文)

    爱去墨尔本越南区吃河粉。分大份小份,以为小份便宜,回回吃小份,其实价格是一样的。是避免浪费的一种方式而已。这天一早又去。既然能吃,饭前饭后都要吃,当然安心吃大份。早先那家关门...[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丁香·祝福丁香】变幻的风云(散文)

    古语云:“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真的是至理名言哩。这不,太太好生生的骑着自行车,行驶在人行道上,眼看着道口的对面是绿灯,这才准备穿越马路过去。可是,当她低速地行进到斑...[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冰心】我与火车(散文)_1

    一我第一次坐火车是三岁,后来又和火车打了许多种交道,细想起来虽是乏善可陈,难登大雅之堂,却也五味俱全,也有人间戏剧的缩影。在此述之,也是如烟的怀念。我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出生...[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短文】怀乡河的景

    据说怀乡河在丰润区有六十公里长,而我每天在河边游荡也不过五点六公里。沿河是一条长长的水泥板路,很干净。清晨,这里的行人很少,倒是有不少垂钓者。垂钓者是清一色的中年男性,似乎每...[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丹枫】耳街的雨,湿润了我的双眸(散文)

    第一次得知“耳街”地名,是2017年国庆期间参观合肥滨湖会展中心。其时,“耳街”展区寄居于狭小的展位,并不起眼。一眼望不到头的展厅里,要观赏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多,琳琅满目,我无暇顾...[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春秋】为孩子们点赞(散文)

    “我们班要开元旦联欢晚会了,老师让我们自己排练节目!”儿子中午放学回家一进门就欢呼雀跃地向我们报告了一条“重大新闻”。“还有几天元旦就来了,我得赶紧准备节目。”儿子迫不及待地...[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流云】偷梨的人_1

    摘要:人皆有善恶之心,良心这面镜子只能参照,不能净化罪恶。 七月的夏天,正是收割的季节。金黄色的稻穗,在烈日下,就像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4【山水】乡居琐记——浇地

    无破坏:无 阅读:1619发表时间:2013-10-17 21:13:00 沈阳癫痫病可以治愈吗? 家乡的地理位置和自然条件都可称好,在我的记忆中,几乎都是风调雨顺的...[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