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西风】我在松岗打工

来源:克拉玛依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短篇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1486发表时间:2016-01-31 09:41:35 在一九九三年,住在我家隔壁的堂哥就来深圳松岗打工了,那是我第一次听人说起松岗,还听说那里有好多好多的工厂。一九九七年二月,姐姐也来到了松岗打工,进了一家工艺品厂。姐姐隔三差五给我写信,松岗这个小镇深深地铭刻进我的脑海里。那以后的日子,我时常想起了松岗这个遥远的地方,想起了在松岗打工的姐姐。   中专毕业那一年,我在家里找不到适合的工作,只得收拾简单的行囊,踏上了南下的火车,来深圳投奔姐姐。漫步在笔直而干净的街道上,望着栋栋崭新而整洁的厂房,我一直在想,在松岗生活一定是欢乐和幸福的!姐姐劝我多玩几天再去找工作,可整天坐在屋里实在是无聊,我又是个闲不住的人,就在出租屋附近的工业区找工作。几天后,我在天桥附近的工业区找到了工作。那是一家电子厂,我负责后勤仓库的工作,每天收料、发料,日子过得轻松而简单。我在那家工厂干了两年,晚上不用加班,工业区门口有几家书摊,我喜欢站在书摊前捧着心爱的小说,如饥似渴地阅读。我一看就是几个小时,整个人沉醉到文字的芬芳中,一点也不觉得脚酸腿涨。直到厂里快要拉响熄灯铃,我才放下砖头厚的小说,拔腿往宿舍楼飞奔而去……   平时,打工的兄弟姐妹们忙着加班,街道上冷冷清清的,在书摊上看书的没有几个人。而到了周末,在书摊上看书的人就多了起来,把书摊团团围住,一个个都是收入微薄的底层打工者,穿着朴素的厂服。这些在流水线上干活的兄弟姐妹,他们手头的工作很苦很累,每天上班十几个小时,有的坐着有的还站着,手脚不停地重复着单调的动作。可这些可敬可亲的兄弟姐妹们,没有轻易叫过一声苦,也没有喊过一声累,他们用自己那勤劳的双手打拼着生活,默默地付出,在那艰苦的坏境里追逐着美好的未来和绚丽的梦想!他们那瘦弱的腰背,扛着的是一家老小的希望,他们一分一厘算计着用钱,舍不得买一件新衣服,精打细算地过着日子。可兄弟姐妹们碰上自己喜欢的小说或杂志,却一点不去计较钱财,掏出钱爽爽快快地买了下来,眉头也没有皱一下。他们的文化不高,特别喜欢看那些通俗易懂的打工杂志,里面有着他们的故事,有着他们的泪水,也有着他们的欢笑!   工业区门口,也有一家报刊亭,一块钱可以买一份报纸,厚厚的一叠,一看就是一个下午;几块钱可以买一本散发着油墨芳香的杂志,好几十页,足足可以看上一个星期。还有露天歌厅,木桌上摆着一部影碟机,影碟机前面放着几十张塑料凳子,一块钱唱一首歌。碰到节假日的晚上,露天歌厅挤满了黑压压的一片人,兄弟姐妹们或站或坐,他们握着话筒,微闭着眼睛,深情而幸福地唱了起来。动听的歌声、响亮的掌声、悠长的口哨声,在松岗那宁静的夜空来回飘荡,像一粒粒光洁圆润的珠子,撒落在小镇的角角落落。《九月九的酒》、《九妹》、《一封家书》、《真的好想你》等经典老歌,就像一杯杯醇香而浓郁的窖酒,让异乡漂泊的游子沉醉在这美好而迷人的夜里。那样的夜,皓月当空凉风送爽,歌声飘荡掌声如潮,温暖着那些枯燥而单调的打工日子,是不少游子打工岁月中最温暖、最美好的回忆!   时光就像流水,在指尖悄无声息地滑过。不知不觉,我就在松岗这个小镇生活了八年,熟悉这里的角角落落,也深切地感受到了这里的点点滴滴的变化。我记得刚来松岗那几年,最怕的就是出门坐车,107国道兰州治癫痫的费用几乎天天都堵车,一堵就是一两个小时,车辆就像爬行的蜗牛,一点一点地往前蠕动,让人无可奈何,让人心烦意乱。后来国道扩宽后,车辆来来去去,一路畅通无阻,我喜欢坐在中巴车上,观赏着城市的靓丽风景。我有时希望自己变成路边的一棵树变成脚下的一棵草,把根深深地扎进这片神奇的热土,守望着这座充满生机和活力的小镇,书写一个个神话和传说!我还深深地记得,邮局癫痫病的早期症状都有哪些呢?旁边的东方路口,是个黑咕隆咚的隧道,里面积满了污水,过马路从里面钻过,衣服就被来来往往的车辆溅落起的污水打湿了。隧道里面一片漆黑,胆小的女孩,根本不敢走过,怕碰上坏人。可现在,武汉哪家医院能够彻底治好羊癫疯东风路口修了人行天桥,,过马路时方便而安全。夜里,还有治安员骑着摩托巡逻,望着那闪烁的警灯,你的心里会觉得特别温暖和踏实。国道旁边的草地,摇身变成了天虹商场,商场对面的文化广场,歌声飘荡舞步漫漫,那是生活在松岗的人们茶余饭后休闲娱乐的好去处!   松岗,不是生养我的家乡,可我在这里默默地付出,快乐地工作,幸福的生活,她就是我的第二故乡!我一定要加倍珍惜手头的工作,像身边的许许多多优秀的外来务工者一样,用晶莹而饱满的汗水建设更加美好而繁荣的松岗! 共 178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