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根】热炕上的洋芋蛋儿_1

来源:克拉玛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儿童文学
我是甘肃人,一个漂泊异乡的甘肃人。和所有的异乡游子一样,我对家乡有着许多念想和情结,而冬天里,便有一种念想,叫做热炕上的洋芋蛋儿。在那些山封水冻,冰天雪地的日子里,这个念想听起来就让人感到格外温暖,让人格外神往。   就从洋芋蛋儿说起吧。洋芋,是土豆和马铃薯的小名儿,一个听起来更加亲昵的小名儿。甘肃是国内重要的洋芋种植基地,洋芋都是贴着国字号的标签,漂洋过海去给老外们分享品尝呢;更有一句美好的称赞“洋芋开花赛牡丹”,足见洋芋在甘肃人心中的重要地位。   在甘肃的许多农村,几乎家家户户都种植洋芋。那里的土质特别好,都是挖不到底的松软白土,加上日照时间长,透风性很好,种植出的洋芋皮白,面饱,味道沙香,绝对是最佳的口感。乡民们都说离开了这片水土,洋芋的口感差别就特别明显。   洋芋是人们重要的主食,煮着吃,炒着吃,炸着吃,炖着吃,蒸着吃,总归是想方设法地吃。而冬日里,最美味的是便是煮着吃。从秋天挖新洋芋开始,一直到吃光窖藏的洋芋为止。   人们把洋芋从地里挖回来,就存放在地窖里。通常人们会拣选那些个头大的,长得好的,洗干净后,放到大铁锅里,倒上适量的水,盖严实后加热。约莫半个小时的工夫,当煮熟后揭开锅盖的一刹那,一股清香扑鼻而来,一锅煮开了花的洋芋便映入眼帘。紧挨着铁锅的一部分洋芋,常常会被烤焦,那焦巴花洋芋也是许多人的最爱,包括我。   吃的时候,有时会用小碟儿装点盐粒儿,洋芋蘸着一点点盐吃,淡淡的咸味,热乎乎的,绵软的口感,黏黏的咂巴着,着实是莫大的享受。有些人还喜欢就点其他的小菜,比如韭菜胡萝卜等菜品腌制的咸菜,或者浆水缸里捞出来的酸菜,或者油炸出的辣椒,被称为“虎皮辣椒”,更简单点的农人,索性蹲在门槛边,一口洋芋,一口大葱地吃,吃完了,站起来,用袖子一抹嘴,再结结实实地打个饱嗝,舒展地伸个懒腰,真是满足得很。用家乡话形容,就是“满福”!   我自小随父母生长在城里,也常常吃洋芋,但是以炒洋芋为主。所以,冬天里,我也很喜欢去乡下的姑姑家吃煮洋芋,或者还有烤洋芋,就是把洋芋直接丢进姑姑屋里的大铁皮炉子的炉膛里去,当炉子上的水壶开始冒着热气时,我们便大呼小叫着姑姑,让她用夹煤球的钳子帮我们把洋芋夹出来。一个个外皮焦黑,冒着热气的洋芋,引得我们这些孩子乐呵呵地争抢不休,姑姑就笑话我们,说都以为城里的孩子见识广,谁想到抢洋芋就跟抢啥宝贝一样,真有意思。   当然,更让我们憧憬的一种美好就是盘腿坐在姑姑家的热炕上,屁股下面暖烘烘的,暖的心里都涌动起热流;大家围着炕桌,眼睛瞅着盘子里热气升腾的洋芋,手里还捧着大大的洋芋,大口地咬着,大口地嚼着,有人吃得急了,会被噎到,便用手搓着胸口,一下一下地顺着气,却依然两眼不离盘子,唯恐自己吃得慢了,别人会抢光了盘子里的洋芋,那贪婪又窘迫的表情,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再望着窗外的大雪纷飞,还有姑姑忙碌穿梭在厨房和堂屋的身影,便觉得农家生活原来可以如此幸福,如此享受,故而也理解了坊间的民谣里所唱的“砂锅里煮的是洋芋蛋儿,热炕上睡得是尕老汉”那种独特的意境。   甘肃的农家离不开热炕,几乎家家都有热炕。每年冬日,当第一场雪开始飘飞时,姑姑便开始张罗着烧炕,家乡的专业名词叫做“填炕”。据说在家乡,从建造新炕到烧热老炕,可都是有着专业手法的技术活儿,家乡称作“匠人活”,匠人经手的炕,热得快,热得范围大,还节省燃料。首先,得把干燥的麦草,柴草等塞进炕洞里点燃,若是麦草不够干燥,就会烧不着;再分别往炕眼门两边塞一笼玉米芯芯或者小麦草,接着点火;开始扇,看着麦草等燃烧起来,再使劲扇五分钟左右,看着炕眼门里的火越来越旺,烟囱的烟越来越大,这炕就算烧成功了。为了让炕热的时间更持久一些,还得往炕眼门里填一些比较耐烧的东西,比如巨魔,牛粪,煤渣等。等这些燃烧尽后,就用长长的灰耙均匀地把灰烬捅到炕洞里的每个角落,然后轻轻堵上炕眼门。稀薄的空气基本可以保持未燃尽的麦草继续燃烧。   不一会儿,炕就会慢慢热乎起来,屋子里也就跟着暖和起来。这样烧一次之后,就一直续着,在炕洞里存一点细煤,让煤慢慢地燃烧,再用灰耙把填炕的麦草渣或者煤沫子均匀地覆盖在发红的火堆上,炕就能保持一天到两天的热度。   我们也曾经尝试过烧炕,看起来不过是扔几把麦草进去,再扇一扇,吹一吹的事情嘛,太而已了,于是大家跃跃欲试地蹲在炕眼门前,效仿着匠人,有人往里面投麦草,却怕烫而急着缩回来;有人撅起小屁股,把头探过去,鼓起腮帮子,使劲地吹,却被烟熏到了眼睛,呛到了嗓子,退到一边大声地咳嗽着;有人拿着扇子使劲摇,却也不见里边的炕火旺起来。   大家便沮丧着,抱怨着。姑姑就帮大家擦擦灰,拍拍脑袋,念叨着:“傻娃娃们,世上哪有那么简单,一看就会的事情呢?想要干好任何事情,都不容易啊!”   想来在这样的热炕上滚来睡去,浑身上下必然都是炕火味道。小时候父亲每次从乡下回来,都会带来浓浓的炕火味儿,我还曾经那样嫌弃过。可是当我真得享受到热炕的温暖后,便怎样也不愿意下来了。   以前每年冬天,乡下的姑姑就会打电话来,说家里的炕也热了,洋芋蛋儿也煮好了,邀请我们该去她家里,享受热炕上的洋芋蛋儿了。后来,我也带着爱人和孩子去姑姑家睡热炕,爱人说他这个生长于城市的孩子,从来没有过这么惬意的享受;我的孩子也兴奋地在大炕上爬来爬去,蹦来跳去,饿了就去炕桌上抠洋芋吃,困了倒头就睡,简直不亦乐乎!   姑姑家的炕也是请人来填,姑姑夫家的弟弟就是一个盘炕填炕的高手,所以姑姑家的炕就格外热乎。姑姑会把几间房里的炕都填好,让每间房有了热度,让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亲人们一进门就享受到姑姑全家的热情。   姑姑说,她最喜欢看着我们大人小孩儿的挤在热炕上,啃着开了花的洋芋蛋儿,吃得脸上糊着黏黏的洋芋渣渣,脸上便笑开了花,好像绽放的洋芋花儿,简单,纯粹,摇曳着的美丽。   姑姑说,每一个乡下的孩子,都是热炕上的洋芋蛋儿。热炕燃烧的不只是那些麦草燃料,还有父母家人的关爱和呵护;洋芋蛋儿是乡亲们的最爱,用来借称自己的孩子,寓意孩子对于家人的重要,洋芋蛋儿煮开了花才好吃,孩子们教育成才了,父母的脸上才能笑开花。   这倒是个有趣的说法,却是饱含了农人多少质朴而美好的心愿。农人的生活简单到田间地头热炕头,但农人的心思也高远到世界的任何角落。农人用自己的辛劳养育着子孙,哪怕只是用洋芋这样简单的食物,也会怜爱地唤上一声“洋芋蛋儿”。令人不禁感慨“可怜天下父母心”。   而今,姑姑家已经没有了热炕,换成了普通的木架床。而我们也分赴他乡,踏上逐梦的征程。想来古人有“金戈铁马入梦来”的铁血情怀,而我等异乡游子却独有“热炕洋芋入梦来”的思乡情怀。   而今,我们依然会如法炮制地煮洋芋,烤洋芋,满足父亲对于洋芋的馋瘾,只是没了姑姑家土灶上的大铁锅,洋芋也是被放进了电烤箱里。江南的洋芋或许只能被称为土豆,味道甜脆的像苹果,早已失了我们心心念念的洋芋蛋儿的韵味儿,于是家人也都作罢。也无不感慨“一方水土一方人”,土豆受水土的影响,人更受水土的烙印。   昨日是立冬的节气,姑姑便在朋友圈晒出了她新煮的洋芋蛋儿,依然是开了花的,依然是白沙沙的,依然是熟悉的,我们心中的洋芋蛋儿,却怎的让我们都红了眼眶? 河北知名的癫痫医院遗传性癫痫疾病的医治方式有哪些武汉哪里治疗癫痫专业武汉癫痫病哪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