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家乡的芦花

来源:克拉玛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典文学
摘要:时光如水,日月如梭。不经意间,岁月的年轮又转到了秋天,又到了芦花飞扬的季节。 时光如水,日月如梭。不经意间,岁月的年轮又转到了秋天,又到了芦花飞扬的季节。   离开家乡四十多年了,往事依稀。但家乡的芦花却一直未曾忘记,编织童年梦想的芦苇也依然深印在脑海里,时常牵动着我的思绪。   家乡是一个贫瘠落后的小村,没有山,没有河,更没有怡人的景色,要说美,也只有那秋天的芦花了。   村东是一片沼泽,生长着茂密的芦苇,苍苍荡荡的飘映在水影中。虽然这里的芦苇没有白洋淀的那么气势磅礴,宏伟壮观,也不及扎龙湿地的芦苇那么浓密茂盛,但那挺直的身子、高昂的花朵,摇曳着情思,一样展现着秋天的浪漫与美丽。   上中学时学过一首古诗,其中一句仍记忆犹新:“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就是从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与之朝夕相伴的芦苇竟然还有一个这么怪异的名字。   芦苇通常夏秋季开花,花序呈圆锥形,雌雄同株。其实,从真正意义上讲,芦花不能算作是一种花。它就像谷子、高粱一样的草本植物。但它姿态优雅,婷婷而立,群居不倚,独立不惧,有一种超凡脱俗的境界,所以备受人们的喜爱。   入秋以后,沼泽里的水慢慢退去,芦苇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叶子开始枯黄,花序散开,这时候的芦花最美丽!洁白的芦花在秋风中翩翩起舞,在芦海中扬扬荡荡,交织成密密的一层层,一团团,像棉絮,像飞雪,远远望去,犹如隆冬的雪花,飘洒在田野、林间、行人的身上。我喜欢在秋天看芦花在空中飞舞的景象,飘呀,飞呀,自由自在,累了,倦了,落下了,又无声无息。   秋天是收割芦苇的季节,父亲去芦塘割苇,我也跟着,他割苇,我则在一边折一把芦花,举过头顶,摇晃着,看着芦花在秋风中漫天飞舞,或是寻找还没有完全消退的水洼,捡拾困在里边的小鱼小虾,偶尔,还能捡到大雁、灰鹤、野鸭等禽鸟巢里未能孵化的“实蛋”。   父亲用扇刀割芦苇,一片片,一铺铺,我帮他把割倒的芦苇抱到一起,等他打捆。运回家的芦苇根朝外码城垛,等芦苇干透了以后打成草帘子卖给生产队苫大棚、暖窖。   那时候农村很贫穷,窗户都是用纸糊的,冬天特别常冷,每年秋天,父亲都会打几块草帘,晚上挂在窗户外面。用芦苇打的草帘保温性能非常好,档上它窗户就不上霜。   父亲手很巧,我睡的床垫也是他用芦苇和蒲草做的,两面是芦苇,中间夹着蒲草。柔软舒适,冬暖夏凉。秋天,母亲也会到芦塘割芦头、蒲棒,回来晾干后把芦花和蒲棒的绒抖落下来做枕头。芦花有去燥清火、醒脑明目的功效,芦花枕头蓬松柔软,枕在头下不上火。   做草帘用不了那么多的芦苇,剩下的就当柴烧了。芦苇燃烧的时候火苗呈紫红色,且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相比玉米秸,芦苇的火苗要旺得多,不过也有个缺点,就是往炉膛添柴的时候芦花满屋飞扬,落到锅里、盆里到处都是,落到脸上吸进鼻里痒痒的……   我喜欢芦花,喜欢她不是竹,却有着竹子的抱负与伟岸;喜欢她不是树,却有着树的坚强与厚道。她的美不仅仅是它外观的独特,更是它具有着“不择环境而栖身,不惧风雨而挺立,不逐名利而生长,不卖弄矫情而温柔”的那种坚强与质…… 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武汉羊羔疯哪家医院看非常好佳木斯癫痫病心理治疗福州看癫痫病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