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西窗征文·旧时光】邻居

来源:克拉玛依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古代言情
无破坏:无 阅读:4233发表时间:2014-09-20 23:43:09 武汉怎样治疗癫痫病效果好呢 摘要:生活并非一帆风顺,谁家都会有烦难事,谁家都说不定会在某个瞬间需要他人的帮助,而且对于他们这样一群“独在异乡为异客”的人来说,真正是“远水难救近火,远亲不如近邻”。 每当回忆那些往事的时候,我就会想起汶川大地震。大灾难面前,国人的团结一心,众志成城。盯着电视屏幕,那些感人的救人场景,让我一次次潸然泪下。小事件,大道理,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相通的。不管是用辩证思维还是什么去理解,深入一件事情的时候,总会在某一刹那让人恍然大悟。   那些邻居,争吵,矛盾,翻脸,勾心斗角。但是,当困难袭来的时候,我看到的是大家一颗颗善良的心,在这个世界,温暖总是比冷漠要多得多。我相信。   调到J市最初的那段日子,既难捱又难忘。   那年,我们来自全国多个省份,素昧平生的十来户人家,在镇教育办的统一指挥下,悉数到农贸市场旁边一座从侧面看外表极类大轮船似的建筑物里安营扎寨,成为了邻居。   这大轮船似的建筑物,是一座四层楼房,一个椭圆的大圆心从第一层直贯通到第四层,顶上盖一块长方形的水泥预制板,一端抬高,权当采光和通气。   底层是一条人车混杂的通道,通道两旁是一间紧捱一间的成衣售卖商铺,二层是仓储。三四层空着,我们十来户人家便绕着圆心散居于这两层,可谓家家门当户对,人人抬头不见低头见。   初来乍到,凡事新鲜,承受力也颇强,可不出几日,就渐渐顶不住了。   成衣夜市每晚喧嚣到子夜过后,凌晨一二点铁皮的拉闸门才哗啦哗啦地全部合上,接二连三,震耳欲聋。   睡下不久,眼皮刚合,距天明还有一段时间,宿舍后边的菜市场就又早早开始热闹起来。摊位争抢声、鸡鸣狗叫声、讨价还价声、汽车、摩托车的喇叭声、还有残破的两轮清洁车已磨至铁框的轮子咕碌咕碌碾过水泥地面的震响:各种声音,从楼层的大圆穹窿,从所有的门窗直扑而来,不绝于耳。   几乎人人都得了神经衰弱症,莫名的狂躁不安也在心底慢慢潜滋暗长着。   几无宁日、喧嚣嘈杂的外部环境,固然令人感到可怕,但最可怕的还是人心的疏离与隔膜。   原本初为邻居,大家相处得甚是融洽,吃罢晚饭,或端张凳子坐到门前走廊上,谈谈心事,聊聊家乡的风俗人情,或登上楼顶,绕着圆心,边走边天南海北地神侃,有种亲密无间的感觉,乍到异乡的种种不适,便在这种和睦温馨的感觉中一点点消融。   谁知,和平宁静的日子,没过多久,生活便渐渐枝节横生起来。   最早引起纠纷的是两个小青年。他们在自家门口的电表上做了手脚,使其倒转,因厕所、楼道和浴室为几家共用,电费平摊,他们如此做法,无疑等于把该自己承担的负荷转嫁到大家头上,于是,群起而攻之,两个小年轻在舆论的迫使下,不得不纠正那可耻的行为。   事件虽已然了结,人心却开始有了戒备和隔膜。   偷电事件过后不久,接踵而来的是更大的纠纷。两个小家庭,为图省事省钱,不去办理安装有线电视的入户手续,而擅自偷偷接线,把横过天花板底下那条粗粗的共用天线在第一家的前头拦腰截断,另外插进一截,再草草包裹,这下弄得其他几家看电视时,屏幕上不是时而人影上下晃动,就是时而大小石头颗粒疯狂跳舞。   有人出面委婉指出那两个家庭损人利己的不正当做法,不奏效,再委婉指出,仍然不奏效,自然告到有关部门,于是,两个小家庭擅自接的线被剪,还同时被各罚几百元钱。   这下,倒像众人欠了他们的债,人心有了更大的隔膜。   大约半个月后,罗家夫妇与邓家刚结婚半年的那对小夫妻又大吵了一场。起因是,邓家屋门外的水池经常漏水或溢水,把罗家门口弄得时不时就小溪潺潺,进出不便不算,一岁多的宝贝儿子还常常滑倒,哇哇大哭,衣服裤子也弄得湿漉漉的。老罗便好言叫小邓注意一下。这下可好,小邓妻子就像母老虎被摸着了屁股似的,鼻梁上架副金丝眼镜,平日里看起来斯斯文文又不太言语的一个人,竟恁地暴跳如雷:   “有意见,单位提去,我们不懂怎么注意,又不是我们故意让水流出!”   把个老实憨厚的老罗呛得几乎倒退三尺。不过,老罗老婆却不是吃素的货,一个任人掐捏的软柿子。她从屋里一个箭步冲出来,指着小邓妻子的鼻孔一顿好骂:   “我忍你很久很久了,已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做人……”   “我做人又怎么啦?你到我单位了解了解,我是怎样一个人!”不等老罗老婆说完,小邓妻子一阵抢白。   “做人做得怎么样,你自己心里最清楚!用不着我去了解!”   …………   两个女人针尖对麦芒,谁也不甘示弱,最后以老罗把老婆强拽回去关上门来平息这场风波。   自此,两家不再说话,又多了几个反目的人。   水漫金山风波才平息不久,另一个风波又遽然泛起。   那个清晨,六点刚过,几个急着要上厕所的居民先后一个个吃了闭门羹。   原来紧捱公厕住的老樊一家,嫌厕所味大,遇上懒人不冲,那味道更让人闻之欲呕,又加冲水的是个粗重的大铁斗,不管人工冲,还是自动冲,每冲一次便“咣当!”一声巨响,白天上班巨响无所谓,站在灶台前炒菜巨响,也无所谓,可偏静静地在看书时,或上床正要进入梦乡时,它却突如其来一下刺耳的“咣当”!听得人不胜其烦,还常吓一大跳。更不可思议的是,久而久之,夜里躺上床时,好像不是等着睡意来临,偏要听那一声没有前奏、突如其来的一声“咣当”!神经像上了发条,失眠也由此开始。   老樊忍无可忍,外部环境既吵,这里厕所还嚣张,一气之下,在一个夜里,用根粗铁线将那水一满就自动倾倒的大铁斗死死拴住,不许活动,又牺牲自家一把新锁,连门也锁上,希冀姑且换得日夜的安宁,反正楼下还有成衣市场的公共厕所可以跑去蹲蹲。   然而,众人不干,且不依不饶。也不跟老樊通气论理,那一大早就吃闭门羹的当中一位,找来一把大铁锤,咬牙切齿地对着那个将两扇门紧紧扣住的坚硬的铁家伙就是狠狠几下,似乎面对的不是一把冰冷的锁头,倒好像是当年强行侵略我国领土的日本鬼子似的。   门砸开的同时,老樊和他老婆闻声而来,见状,老樊指着手拿铁锤的小伙慢条斯理地说:   “你得陪我的锁,它是我刚买不久的一把好锁。”   他老婆在一旁帮腔:“是,就是!”接着,又强调,“我们这样做,也是被逼无奈,厕所离得太近,臭味一天随风飘进屋里,实在难闻,有的人大便过后又不冲厕所,想想,简直饭都吃不下。再说……”   “不要说了!吃不下饭,就搬到外面去住!外面有很多别墅!”   砸锁的小伙,也许屎尿憋得过久,气头正盛,根本听不进老樊老婆的解释。周围几个人也纷纷指责,说他们自私自利,只为自己着想,置大家的利益于不顾。老樊夫妇因多少有点理亏,只有招架的功,却无还嘴的力。   这时,又走来两个欲上厕所的人,其中一个跟老樊夫妇一样,都人到中年,虽不满老樊的做法,但也说了一句公道话:   “被安排住在这旁边,的确难捱,大家都互相理解,都少说一句,都是出门在外的人,都挺不容易。以后,不管哪个,无论大便小便都记得冲干净厕所,应该为老樊一家着想着想。”   这几个“都”字,顶管用,大家伙先后散去。   此后,厕所的门没再被锁上,但人心,尤其是老樊夫妇的心,似乎却门扉紧锁。   好像有谁说过:有人群的地方,就会有矛盾。   厕所门风波刚过,大大小小的闹剧,仍然在这市场三楼持续不断地上演着:张家因李家音响开得过大西藏哪家癫痫医院最好而满腹牢骚;王家因赵家垃圾收拾不好常被大风吹到自家门口而心存芥蒂;成家的嫌没成家的晚上下棋、玩牌、搓麻将喊得过欢……七七八八、鸡零狗碎的问题,接二连三地闹腾、困扰着早已伤痕累累的那颗心。原本不分彼此、互相帮助的邻居,心门关得越来越紧。   直到那天,一件惊人的事件突发,大家才又像惨遭风雨打散的浮萍那般重新聚合起来。   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我和先生老高静处在家,每人手里捧一本书靠在沙发上默默地看着,突然从隔着我们一间的四号房传来一阵急促的喊声:“高老师!高老师!快点过来!”先生闻之,书本一丢,赶紧起身出门,向四号房冲去,我也尾随其后。   推开房门一看,立刻傻了眼:报纸、书本、衣服扔得满地是,简直狼藉一片。当目光移到正对门口那堵脚下摆着梳妆台的墙和蜷缩在床脚的小邓时,我俩更被吓呆了:遗传性癫痫的症状有什么梳妆台上原本扇形的镜子变得支离破碎,犬牙差互,洁白的墙上溅满斑斑血迹;小邓呢,蹲坐在床前地板上,苍白惊恐的脸正痛苦地扭曲着,一只手紧紧地按压着右脚的脚面,指缝间鲜血汩汩地往外直冒,他妻子蹲坐于墙角,不屑、愤怒、难堪、无措……种种表情复杂地写满脸上。   见了我们,小邓小声说:“不小心,打烂墙上镜子,扎伤了脚。”可我分明看到他身后有一把沾着血迹的水果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清官难断家务事,救人要紧。我飞奔回家拿来一卷用剩的纱布,替小邓包扎伤口,他的手刚一拿开,我几乎吓昏过去,那是怎样一个伤口啊:一个整齐的切口,足有成人的嘴巴大,厚厚的肌肉往两边翻,血不断在流。   “得赶紧送医院!”我发出指令。   老高跑出门,大声叫人,这一瞬间,整层楼的人都被惊动了,吵过架的,没吵过架的,都不约而同地赶到邓家。老罗跟老高协力把小邓架出屋,曾因割断电视天线而遭众人谴责的小黄则毫不犹豫地躬身把小邓背到背上,这人才刚一挨上身,一边的裤管就几乎全湿了,他不管不顾,迈开脚步急匆匆下楼,老高、老罗一左一右扶持着踢踏踢踏紧跟,前面早有人跑下去打车。   一场战斗,不用指挥,每个人都主动参与,每个人都把邓家的事当成自家的事,过往的前嫌,后来的不快,种种矛盾与隔膜,都在这个瞬间,化为乌有。   由于大家的鼎力帮助,小邓的伤口得以及时处理,没有酿成更大的悲剧,也很快愈合。   在小邓脚上伤口愈合的同时,大家曾经受过伤的那颗心,也在渐渐愈合,那因种种鸡零狗碎而一度关上的门扉,也重新打开。   从小邓这件事上,大家都深切明白一个道理:生活并非一帆风顺,谁家都会有烦难事,谁家都说不定会在某个瞬间需要他人的帮助,而且对于他们这样一群“独在异乡为异客”的人来说,真正是“远水难救近火,远亲不如近邻”。 共 37陕西治疗癫痫医院7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