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平凡】玫瑰有毒

来源:克拉玛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代言情
是的,这是个令人崩溃的社会,崩溃到我面对妻子一张猩红的嘴唇上下煽动时就想进疯人院。雪儿,我清楚你走了,从此离开了我的视线。在长达三个月的聊天中,你说已经喜欢上我。你在灰色的屏幕那端说,爱上一个人有时候不需要理由。我清楚你是大二的学生,文科状元,当年高考全市第三名。你的智商是无可挑剔,而你的情商,我不敢恭维。   我是个已婚男人。我在国税局只是一般科员。但是,我的诗歌让我并不光彩的人生变得伟岸。雪儿喜欢诗人,爱上海子的诗,雪儿向往着荷西和三毛浪漫的爱情。我是已婚男人,我还是一个男孩的父亲。可我在雪儿对我投来的橄榄枝下,臭不要脸地跃跃欲试。我被雪儿的纯情迷乱,换句话说,我就是打着诗人的旗号,做着流氓的勾当。当然,我还恬不知耻地告诉雪儿,我有家室,问题是我的老婆是个母夜叉,一点也不温柔。我和她没有爱情,没有性,只有责任。我如此编排着我的老婆苏惠,事实上,在我和雪儿深夜暧昧缠绵的时候,我老婆苏惠却在医院上班,她是外科医生,不定又在为哪个病人下手术刀。我感到我的无耻不仅仅是编排的谎言让雪儿陪着我落泪,更是觉着我的人性在沦丧,我有种被自己强奸的滋味。   每天晚上,除了我值班,我都要写几首连自己都读不通顺的歪诗,发在我的博客和空间,以此引起女孩的注意。在雪儿之前,我曾经玩弄过三个女孩。其中一个,从千里之外的安徽巢湖坐了一天一宿的火车,到我的城市来见我。不必赘言,来了就是开房,然后睡她,给她一笔钱走人,然后把对方拉进黑名单,我再换一个qq号,我是打一枪一个准,不见兔子不撒鹰,等猎物咬钩了,上套了,生米煮成熟饭了。我收网,再把诱饵抛出去。聪明的人一看就可以看出破绽,只是我这蹩脚的伎俩骗过多少无知的眼睛。   不就是几首驴嘴不对马唇的诗歌吗?网络上写诗的男人好几火车皮拉不了,可你偏偏那么不走运。也是,我是几家大网站的诗歌总编,我的粉丝成千上万。你说这空虚的时代,你虚怀若谷,你坐怀不乱,那都是假象。美女臀肥腰细,乳房像两座小山丘,你不多看几眼那是你生理有毛病。对你说,我不是柳下惠,我是薛之谦。网名——风吹过的原野,记下我的网名哈,不过,狡兔三窟,气死公安,这个号码不行,我再用别的号码。我滥情我龌龊,那是我的品格问题,女人削尖脑壳往我怀里钻,怪谁?谁之过?社会错了?还是归咎于网络?都不是。当年西门庆和潘金莲没有网络甚至没有灯光,点着蜡烛也能把男女的事儿办了。所以,不要狭隘的把问题的症结归于网络。   我薛之谦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腹中的文采,李白还要喝醉酒写诗,我他妈的信手拈来,当年在大学读书的时候,我把我的英语老师放躺在我租屋的床上就干了,为什么?还是我所谓的才华。是的,不是所有的诗人都是精神病,我这么说,只是要为诚实正直的人开脱,就像我现实里的诗人朋友,省作协理事湖泊。我和他是大学同学,后来又一起参加的工作,他成绩好,只是为人耿直,不会绕弯子。因此,我们虽然是同一年进的国税局,我先提了工资,成了副局长,他依旧是普通职员。他写诗厉害,是全国诗歌大奖赛的冠军,又做了本市作协理事。他和妻子的感情一直很好,所以,写诗的人也有好人,就像太阳出来照好人也照坏人。   有些事是相对而言的,我知道我睡过的女孩,满世界找我,发疯般的在自己的日志里写相思的话,换了马甲后我进到他们空间看到她们为爱痴狂的样子,我就开心,我幸灾乐祸地想,活该你倒霉,找谁?我是姜太公钓鱼,你是愿者上钩。   不是我心理变态,我没有病。我就是有病,我老婆苏惠是医生,近水楼台先得月,我怕什么?那三个女孩只有第三个,小佳。成都女孩,很精明,我在她身上颇费周折。她软硬不吃,我那几两肚子物她根本不感兴趣。但是,她是三个女孩中最漂亮的。她是一家工商银行的出纳员,最初她还以为我是在她身上套取银行保险柜密码,对我十分警惕。我欲擒故纵,不主动联系她,但我从她的女友那里收集到第一手资料,知道她的生日,为讨取她欢心,我从我所在的城市坐飞机去给她过生日。   我奢侈到给她买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篮,亲自送到她的住宅小区,当然,这些都是她现实里的女友,提供的情报。   是的,她们都说我是玫瑰杀手。我可以用那些诗歌征服女人寂寞的心。在漫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在网络看不到摸不着的世界里,允许和原谅我的精神及肉体的双重背叛。但是,我不得不惋惜的对你说,无论你有西施的美貌,还是昭君的才华,我玩过了就腻歪了。就像此刻的小佳。   当她在花篮芬芳的玫瑰中不知所以然后,我一句小佳你真美,生日快乐。小佳的眸子已是脉脉含情。把我让进屋,她就给女友电话,而对方知趣地谢绝了一起参加我和小佳的生日宴会,事实上也就是两个人的晚餐。不知是红酒迷人还是鲜花的陶醉。总之在这浪漫的时光中,我们谁都经不起诱惑。   顺理成章的成功没有让我有一丝惊喜,我把这个叫小佳的女孩切割摩擦变成女人后,那份幸福感顿然消失,我不明白自己还要被欲望牵扯多远。但是,我喜欢征服的过程。   这个过程对已婚男人薛之谦的诱惑远比面对金钱迷人。我是男人,当我雄性的标志进入一个女人的深度,我是骄傲的,当然我不排斥快感引发的任何一场海啸。   就在我与小佳在她的床上一夜缠绵,终于把她城市的天空月亮睡成了苍茫的日出,我呼吸着还有她体香的气息,悄悄下床。把一沓人民币塞在她的枕边,没有任何告别仪式的离开。   谁都不是傻子,也不是愚人节。我是已婚男人,小佳们都是青春年华,我不会娶她们,自然她们也不会嫁我。我们只是在逢场作戏。   从小佳的肉体缠绵走出来,我搭飞机返回本市,苏惠的电话就过来了,她问:“薛之谦还需要我接你吗?”   我急忙说:“不用麻烦老婆大人。”可我心里的逆反和虚伪令我自己都感到羞耻。   回到家里,却发现苏惠坐在沙发上给儿子加权织毛衣,八岁的加权喜欢住姥姥家。姥姥家有他舅舅家的表妹欣欣,两个人玩的来。所以苏惠大部分时间除了上班都是在家绣十字绣或者织毛衣,儿子是我的岳父岳母的。   我无与伦比的谎言拯救了我多少次婚姻边缘,我甚至来不及为自己叫好就被玫瑰又一次诱惑。   在苏惠漫不经心的端菜洗碗中,我知道她疏于防范,因为我的工资卡在她手里,每个月一到月末都是她取钱然后存进她的银行账户。女人很容易满足,她以为攥着工资卡就可以攥住男人的心。她错了,在我这个行业我可以有很多小分子,这些工资以外的收入任由我支配。所以,我游山玩水花街柳巷是我自由的天空。   当然,我是不吝啬跟越来越虾米的苏惠上床,尽管她的乳房已经像藤上的老丝瓜。耷拉着下垂着,激不起我的欲望,但是我必须把戏演好。我和一千个女人做戏,说句心里话,我也没想到离婚。   苏惠能赚钱,即使我是国税局副局长,也有小分子。可外科主治医生的红包比她工资高十倍。我家一百三十平的楼房是苏惠拿出自己的钱买的,户主名字却是我们两个人的。在这一点上我永远感谢我老婆。   也就是说,我和女人上床也只是我的情欲在作祟。这好比欣赏一束花,芬芳妖娆美艳醉心,作为男人我最想要的是占有她,这是男人雄性激素在捣鬼。我不否认我的行为是流氓。   但是,我老婆还是知道了我。她是女人,女人的敏感告诉她,男人在她身上敷衍了事,并且远离她是一种怎样的伤害。   我在不由自主的伤害着别的女人,同时也伤害着苏惠。   当我象征性的在苏惠的身体里完成我的使命,我眼前晃动着那些女孩鲜花般的身体。真的,我是个诗人,诗人在很大程度上是个狂想家。诗人有着浪漫的情怀,问题是我写诗也是阳刚之气的男人,我有着帝王将相的心里因素,哪怕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我也不嫌多。这就是我的卑鄙。   我脑海幻觉着我和小佳那一晚的缠绵,她一朵花儿被我摘了,那种占有令我产生帝王的情绪。   薛之谦,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当苏惠一把将我从她身上推下来时,我摔倒在床上,不过,我迅速果断地冷静下来,我不需要为自己狡辩,有些事情在女人那里你越解释越苍白。我很干脆地问苏惠,为什么?让我死个明白吧!   苏惠起身下地,进了客厅不一会儿,她回来了,她的手中是一大摞我和三个女孩的聊天记录以及我们见面的时间地点,甚至坐的第几次列车车程。如此说来,我低估了苏惠,我以为她这个外科医生只会把玩手术刀,没想到她还做了私家侦探。我清楚她这些绝密情报一定是她让她二舅家的姑娘幽兰在电信局拷贝我的qq号码弄来的。我都做了删除怎么会有这些?我困惑不解,苏惠看出了我的心思,还拿什么跟我狡辩?薛之谦,你我的婚姻该到头了,八年夫妻还不及你们的一夜情来的热烈和深情?别当你的女人是二百五,听好了,我给你两条路选择,第一:远离网络,删除所有和你暧昧的女人;第二:离婚,我明天就去法院递交离婚诉讼。儿子归我,我不能让儿子跟着一个品行不端正的流氓父亲,这样会带坏他。   我是明哲保身,绝不会把苏惠让给别人,我选择了第一条,当着苏惠的面儿,我打开电脑把那些女人统统杀戮。   看看吧,这就是网络男人的嘴脸,我不会为任何一个与婚姻无关的女人停留。这就是网络的荒诞与虚拟。   苏惠在松了一口气后,欠起屁股将那一摞我的罪证收拾起来,这就是她要挟和掌控我的证据。她有些高姿态的将胳膊搭在我肩上:老公啊,其实,我真的好爱你。苏惠的肉麻连同她血乎淋拉的嘴唇让我像塞了一堵棉花在胃里。如果眼前矫情似火的是那些纯真的女孩,我的物什会瞬间产生强烈反应。但是,苏惠的暗中调查给了我一棒子。这个貌似平淡无奇的女人比几个网络容易垂钓女孩厉害几百倍。   是的,此刻苏惠的矫情让我发现她在外面风光无限的被人喊着医生医生,红包一个个塞进她手里,可她是女人,她的强大只能是在公众面前的一种掩饰,她内心也同样遭遇着孤独冷漠的现实。   在苏惠这么别有用心的拯救婚姻下,我不得不墨守成规的过起了家居男人的生活,下班回家,上班,应酬也必不可少的带上了苏惠。尽管我有几万分的不满,但是为了表示诚意我只能如此。我就像被捆绑在笼子里的猪,一点自由都没有。这个时候的苏惠意气风发,开心满满。她做作的挽着我的胳膊出入公众场合,她愈来愈喜欢进美容院,买化妆品练瑜伽,当然这一切都是我买单,她在变相的搜刮我的小金库也把我的精神整到了崩溃的边缘。   其实,我明白,写文字的男人多情,写文字的女人深情。她不轻易投入,一旦投入就会义无反顾。因此,如果男人不想伤害文字女人,那就良心理性的对待她。   雪儿的含蓄和智慧着实让我胃口大开,这是我玩过的女孩所没有的,雪儿除了简单的问候以及一杯茶图片不会给你任何暧昧的机会。   这些都难不倒我,薛之谦是谁?有名的网络垂钓高手,爱情麻辣烫的布局者。我不是吹捧自己,三国演义看过,孙子兵法也熟知。我懂女孩的心理,故作清高和矜持,一副拒人千里之外,事实上,她们内心的脆弱就像一张白纸一捅就破。我需要强大起来,投其所好。我迅速掌握到雪儿是青藤文学网总编,是好几家网站的负责人。我知道女人最想要的是什么。虚荣心,名利,尤其像雪儿这样有才华的女孩,她的内心是浮躁的,倾向于功利,所以呢,我调动了我的智囊团,让那些爱我喜欢我的男女粉丝加盟雪儿在的青藤文学网,有时间就写一些连自己都看不懂的诗。   雪儿在慢慢被我融化,我坚信她就是一块寒冰我也会把她融化。时间概念具体到雪儿开始主动找我,我如吸了鸦片,一天看不到雪儿失魂落魄,我想看到她的真面目。雪儿没有答应我的要求,她空间的相册是锁的,我要破译她的密码。我淘漉她的生日,因为问题答案是她生日。精明的雪儿没有给我一丝机会,就在我绝望透顶并感到做男人的失败时,一个网友提醒了我,她说,要想知道女孩生日找她身边的最亲密的人。雪儿最亲密的人是谁?   我有时间去琢磨,因次,我从她空间来访最多的人下手,加了一个叫窗含西雪的女孩,这个女孩是雪儿忠实的粉丝。   终于赢得窗含西雪的信任,她不仅告诉我雪儿生日还把雪儿的照片发到我小窗。不出所料,雪儿果然才貌具佳,在写文字的人中也算是佼佼者。   安徽小儿羊癫疯医院如何更好的治疗癫痫疾病武汉中际癫痫医院左乙拉西坦片治疗癫痫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