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句子大全 > 文章内容页

【晓荷】书店里的合影

来源:克拉玛依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句子大全
无破坏:无 阅读:437发表时间:2019-02-19 08:47:37 摘要:因了文学,与三位素不相识的文学青年在书店邂逅,并合影留念,短暂间的接触,一老三少,没了年龄的差距,少了代沟的隔阂,浓浓文学情感,增添了无限的生活乐趣!    上午,阳光灿烂,天气贼冷,趁着周日的空闲,来到芙蓉中路新华书店,埋头翻起书来。   正聚精会神之际,一个清纯、脆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是刘老师吧?”抬头一看,三位素不相识的姑娘笑眯眯地、仙女般地立在面前。一个稍高,五官清秀,皮肤白皙,一袭黑发瀑布似地从头顶直泻高耸的胸前;一个稍胖,脸庞圆润,身材丰满,一双眼睛忽闪忽闪,炯炯有光,全身透出一股诱人的神韵与活力;还有一个略显腼腆而拘谨,脸上挂满了微笑,一眼看去尽是清纯和善良。   “是啊!”我既惊又喜,满脸狐疑,“你们是怎么认识我的?”“我们听过你的课呀!”黑发姑娘抢先应答。“在哪里?”禁不住一阵窃喜,我好奇地追问。“中南大学文学院。”我恍然大悟,应院方邀请,我确实去那里做过一次讲座,但我在台上,她们在台下,人多视野窄,我已记不清每个听讲者的面容了。   “刘老师,我们合个影好吗?”要求简单,十分期待,我不能拒绝,更何况是听过我的讲座、三朵鲜花般的文学女青年。   这时,口袋里电话铃响了,又要摆pose照相,又要掏手机接电话,慌乱之中,把“接通”按成了“拒接”。一看屏幕,是好朋友、《长沙晚报》副刊部主任编辑奉荣梅打来的。“你们等一下,我回个电话!”似乎看到了我慌乱手脚中的慌乱心绪,她们不约而同地抿着嘴,把一肚子的笑尽掩其中。   “邦哥,我想搞个公众号专辑,宣传一下昨天的首发式。”湖南省散文学会成立以后,我与大家共同努力,汇编了一本散文集《乡土呢喃》,创办了一个刊物《湖南散文》,请省内文学界、出版界名家大师出席,刚举行了一次隆重而又热烈的首发式。“太好了!”信息网络时代,通过微信公众号宣传一下,扩大影响,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你能把《乡土呢喃》《湖南散文》的电子版和首发式的图片发给我吗?”她在电话那头急切地要求。“好啊!我在书店,马上回去!”奉编辑的热情令我感动,我不敢有丝毫耽搁,收起电话,拔腿就走。   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几个来回地沟通,火烧眉毛,火急火燎,匆忙之中,竟把等候一旁的三位姑娘给忘了。现在的女孩也够大胆的,见我要走,那黑发姑娘一个箭步,横挡着我的去路,一把拽住我的衣角,娇嗔嗔地冲着我:“刘老师,相还没照呢!”“真不好意思!”60岁的老头子竟然在黄冈到哪家医院治羊羔疯20岁的小姑娘面前红起了脸。“来来来,赶快照!”我忘乎所以,声音特响,震动了整个书店,引起了其他顾客的好奇和关注,他们前前后后,三三两两,像看西洋镜似地望着我们。管他那么多,我一把黄冈的癫痫专科将她们拉过来,傍在书架边,亲密地站到一起……   正高高兴兴准备照相时,问题来了,三个姑娘旁若无人,一个劲地直往我身边挤,弄得我还真有点不知所措,不由自主地往一边躲。   看官请注意,其实,我这时躲的并不是这三位青春靓丽、情真意切的女学生。虽然与她们素昧平生,偶然相遇,我心生一种受捧戴的荣耀感,加之人之本性,天生爱美之心,异性相吸的微妙感觉还是有的。但我做她们的父辈已绰绰有余,对待她们肯定是像对待女儿一般欣赏至极,怜爱有加,更何况是在如此人头攒动、书香四溢的圣洁之地,绝不可能有什么非分之想,怎么会瓜田李下,要躲开她们呢?   冥冥之中,我敏感地察觉,此时此刻,在这个书店里,所有人,所有到这里买书、看书、翻书乃至于闲逛的人,都被我们旁若无人,自顾自欢欣雀跃、相拥相依的场景吸引住了,看呆了,惊愕了,从关注到好奇,再到深知就里,羡慕起来,嫉妒起来,甚至愤愤不平起来。这不正常!令人看着不顺眼!一双双眼睛像一把把涂抹了传统、守旧乃至邪恶心理和心态毒汁的利箭从身前、身后、左侧、右旁,从四周密不透风、接连不断地发射过来。   我得保护自己,更要保护这三位玉洁冰清、天真无瑕的姑娘,还要保护我们之间因文学情结构建的真诚友谊和执着热情。我有意无意悄悄地移动着脚步,引领她们转至一边少有人看见的地方,这里安全了,清静了,我们不干扰别人,别人也干预不了我们,我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不就是合影吗?   接着,问题又来了,三位姑娘都打开了手机,兴奋地、踊跃地、争先恐后导致继发性癫痫病因有哪些地直往我身边挤,谁也不愿意排在后面,主动到稍远处当摄影师,谁都生怕我突然离去而失去与我合影的机会。“这样吧,轮流来,一人照一张!”我看出了她们的小心思,也不想让她们中间的任何一人扫兴,更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厚着脸皮去叫店堂里那些比喝了千年老醋还酸、比烧了万担干柴还妒,心存邪念、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的那些帅哥靓妹来帮这个忙,请他(她)替我们照一张完美的“全家福”了。   咔嚓!咔嚓!在这温暖如春、诗书如海的殿堂里,我们兴高采烈,心花怒放,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紧挨在一起,左一张,右一张,前一张,后一张,分一张,合一张,变换着造型与姿势,照个不停!   此时此刻,那个腼腆而又拘谨的姑娘,一点也不腼腆和拘谨了,比她的同伴更大方、更开放,竟然大胆地挽起我的手臂,亲密地紧靠着我,急迫地、大声地催促和指挥着她的同伴快点照,照好点。我知道,她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要和我照一张最称心如意、最有纪念意义的合影!   我好不自在,强装镇定,我不能让她们失望,更不能让这些一见如故、相见恨晚、惺惺相惜、赤诚郑州癫痫病哪个医院看的好相待的姑娘们认为我保守、封建、俗不可耐、腐朽不堪,使我的形象在她们心目中黯然失色、大打折扣……   时间耽误得够多的了,奉编辑还在等着我给她发文稿和图片呢!我一再向她们表示道歉,急急忙忙快步走出书店。   出得门来,寒风吹过,烘热的一身凉爽了许多。这时才发现,我犯了一个重大错误:忙乎了半天,照了上十张合影,自己的手机却躺在口袋里,忘了掏出来,也拍他几下,留下哪怕是一两张照片做个纪念。在与姑娘们拍照时,“冠冕堂皇”,一本正经,怕丢面子,怕失身份,硬充汉子,假装君子,没有向她们要个电话号码什么的,以便以后有个联系。   真是弱智!后悔啊!   共 230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