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悬疑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花】润雨心声寻觅“根”

来源:克拉玛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女生悬疑
摘要:我轻轻挥手将花瓣抛向空中,花瓣随着柔柔春风飞舞,但越飞越低,最终安静地躺在了大地母亲的怀抱里,尽情地诉说着它甘衬红花、平凡无悔的人生……    窗外,细雨霏霏,我心,犹自徘徊、起伏。   “春雨贵如油”,也许,伴随着冬与春的交替进行,这“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春雨在进行着一种仪式……      一、   我知道,冬与春的交接已于那天早晨的纱雾中进行完毕。   那天早晨,我独自游荡在公园里,迷雾笼罩着大地,当然也笼罩着我,万物皆披着纱缦,幽幽的小路两旁的树,似在捉迷藏,东躲西藏、忽隐忽现,习习的风儿吹在脸上,虽无冷意,却将阵阵香气送去我的鼻翼,浓郁的气息扑面而来。望着悄然自开的各种花朵,我深深知道——春已来临了。   是的,春天真的来了。   此时,这隐隐约约中,朦朦胧胧的春雨,更是让我有了一种缥缈诗意的感奋,甚至有了一种想要写点什么的冲动。于是,来到房中,坐在书桌前,拿起笔想趁着意犹未尽的兴致抒发内心的感慨,写一篇能够打动人心的文章。可,笔落在洁白的纸上,只是涂鸦了几个连自己都看不清的“圈圈”,却再也写不下去了。因为,我忽然觉得自己手中的笔已经很陌生了。   “陌生的笔”,怎么能够写出让自己感动的文字来呢?如果连自己都感动不了,又怎么能够打动他人的心呢?   在写《父亲的房子》、《母亲的纺车》、《咀嚼故乡的滋味》等文章时,我不知哭了多少回。写那些文章时,只要笔被握在手中,便对“笔”有一种亲切感,然而现在自己对手中的笔是如此的陌生,肯定是写不出什么好文章的。   唉,此时此刻我终于明白,原来自己正如那天在朦胧公园小路上时,已真的陷入“雾区”了。不过,那时陷入“雾区”的是人,而现在陷入“雾区”的是心。也就是说,自己近一段时间忙于奔波生活之事,而被自己的烦恼搅得有些昏了头,在人生的道路上已“迷失方向”了。   事实证明,现在自己的写作激情、灵感已是荡然无存、“泯然众人矣”。书桌上茂盛的水仙花在我的眼里亦是毫无生机。手中的笔越来越沉重起来,索性放下笔,又回到窗前望着窗外的沥沥春雨,沉思起来……   “树是有根的,水是有源的。”世间万物皆有自己的根与源,凡是一个人迷失方向之时,便是忘记根与源之时。   以上的道理,人人都懂,作为一个半拉子“文人”,我似乎有些明白了,但明白归明白,却起不了任何作用,关键是付诸行动,去追寻自己所迷失的“根与源”啊!      二、   撑起伞在针织般的细雨中漫步,一种清爽宜人的气息时刻包裹着自己。雨的种类很多,但像这样明净如水晶、钻石似的并不多。我认为这样的雨定会“明眸善睐”的。   世上真正能够让人“明眸善睐”的事物并不多,因为“明眸善睐”不但是一种感觉,更重要的是一种感恩、豁达的心态。星云大师说:“春天不是季节而是内心,生命不是躯体而是心性,人生不是岁月而是永恒,云水不是景色而是襟怀,日出不是早晨而是朝气,风雨不是气象而是锤炼,沧桑不是自然而是经历,幸福不是状态而是感受。”可是,生存于这喧嚣、繁杂的人世间,又有几人能够像星云大师那样的“明眸善睐”呢?恐怕是微乎其微,凤毛麟角吧。   淅淅沥沥的雨仍密密地斜织着,似银线纺成的纱,大地母亲用慈爱的目光望着万物在雨中依稀朦胧,路旁的白蜡、冬青已睁开了惺忪的睡眼,换上了鲜亮的新装,在热情地向我打着招呼,可心绪繁乱的我已无暇理会它们的殷勤,只是低头沉思,踩着地上薄薄的积水缓缓前行。   不自觉中,自己来到了“小镇公园”的亭阁之上,收起伞静静地品味雨姑娘飘入水塘的那种惬意,此时我的思绪亦如水面上溅起的水花此起彼伏、连绵不绝……   自2015年以来,自己踏上了“文学之旅”,利用业余时间没黑没白地“夜夜握笔吐心声”,已写了近五十万字的稿子,在其中精挑细选了十余万字,编辑成字符不等的小说、散文,在网络网站上投稿。一年来,我一直为自己所发表的文章而暗自欣慰。并且,我的几个网站的好友编辑更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不求回报,甘愿付出,给予了我极大的支持与鼓励。   就在几天前,我与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聊起出书的事,交谈至深夜。当时,我信誓旦旦地说,“凭自己的‘文才’,一定能够为两位朋友写一篇‘令人感动’的好文章。”覆水难收,话这样说出来了,但自己又后悔了,因为我心里明白,自己是不可能为他们写出什么“打动人心”的好文章的。   我曾经在有感而发时,心为所动,洋洋洒洒随心而遇的写出几十篇小文。但是自己深深知道,那些所谓的文章,从来不会“打动人心”的,更绝不可能感动的让人涕零落泪,因为那样的文章是随手掂来,没有考虑什么寓意深度,也没有考虑好了就写出来的,与“文学创作”迥然不同,甚至可以说是截然相反。是的,那样的文章只不过是几篇随心说说,几篇如同日记一般的东西,根本无法发挥作者的想象力,也就是说,写那样的文章就像是苍白无力的记录文字,无法“植入”作者的真实感情,又怎能够打动人的心呢?   事实也是如此,已经两天了,自己并没有写出什么好文章,一个字都没写出来。当然,硬着头皮写的话也能写,但那是“强扭的瓜”,是牵强附会之作。那么,我不但对不起那些喜欢我文字的人,更是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尤其是对不起“手中的笔”啊!      三、   一沙一世界,一树一菩提。   世界万物都是有灵性的,我也一直认为自己手中的笔更是“通人性”的。我在夜深人静时,与文字游戏整整十年了,十年来我一心扑在“文学”的殿堂之上,手中的笔与我结下了不解之缘,同呼吸、共命运,相依为命、并肩作战,在悄无声息的深夜里与我孤灯相伴,“编织”了一个又一个令人动容落泪、荡气回肠的真情故事,更是伴我历经人生路上的诸多困惑与磨难,可以说,我与手中的笔已是“莫逆之交”了。   是手中的笔让我在人生的低谷中昂起头、鼓起勇气,迎接一个又一个挑战,是手中的笔让我与“故事里的人物”融为一休,是手中的笔让我解困惑、悟惮道……为了手中的笔,我曾写了一篇《感悟生命》的文章。   是啊,对于我来讲,“手中的笔”不但是我的一个“红颜知己”,更是我生命、灵魂中的一部分,我又怎能昧着良心做对不起“笔”的事呢?!   武侠小说里,“人剑合一”是修武之人的最高境界。我想,在文学创作上,“人笔合一”亦应是行文之人的最高境界吧。可是,“笔”与我已是“笑问客从何处来”了,何谈“人笔合一”呢?   雨又大了些,水塘里的水花越来越欢悦起来,我的思绪也越来越活跃起来——怎么办呢?写也不是,不写也不是,到底怎么办呢?   两千多年前的屈原“援天命以发问”,曾在人生困苦、迷茫之时,一口气向老天爷提出了一百七十多个问题,名曰《天问》。两千年后,我这个卑如微草的“文人”独自在这空寂广阔的公园里,虽无屈原的那种豪壮之气,但也禁不住“援雨命以发问”了——   平凡、寂寞、淡然、洁雅的雨啊,你缄默无言、润物无声,谁又能读懂你的心声呢?   如梦、如诗、如歌、如画的雨啊,你婉约可人、洒脱绵柔,但又能得到世人的几多赞许呢?   无私、宽容、博爱、感恩的雨啊,你润泽大地、福济万物,世人的寸草之心又怎能报答你的恩情呢?   雨又细如牛毛了,雾色却更浓了。此时,我忽地发现这雨雾之中竟有了一种别致的韵味。“雾前撒轻幕,雾后具紫壶,雾前雾后皆不见,雾色不淡人如雾。”朦胧的雨雾正如这朦胧的诗句,不禁让我发出一声唏嘘轻叹——   秋雨果然是有神韵的。   境由心生。我眼前的这种朦胧意境,虽然人人都可以看见,但能够真正从心里品味、感受的却太少了。   是啊,当今地球上人的脚之路越修越平越宽,但人的心之路反而变得更加既窄又颠了。在这迷人的雨雾之中又有几人能有梦一般的遄思遐想呢?   这秋雨也如人一样,穿越千古成为时间的过客。世界万物无论高贵还是卑贱,都只不过是时间的匆匆过客而已。但,此时我忽然觉得这朦胧的意境所酝酿的那种神韵却是永恒的。这神韵如轻盈的飞燕,扑不住、唤不走,愿来时来,想去时去……这神韵更像一根蛛丝,看似细微不坚,却能拨动一个人内心最大的情愫,让人魂牵梦绕,恰似在做一个千年的醉梦。这神韵浓如乡愁、淡如烟云,如天上恍惚而现的海市蜃楼,如碧海中荡起的浅浅涟漪,让人恣肆于意境的海洋里,让人得道羽化,从而产生一种与天、与地的共鸣……   关于神韵的形容太多了,我真的无法一一说出。但形容只不过是形容,再多也不是本质意义。那么,“春雨神韵”到底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   “春雨神韵”是不是我要寻的“根”呢?   也许是,也许不是。      四、   人都是有天分和阅历的。我想,作为一个人来讲,“神韵”也许就是天分与阅历完美结合的一种境界吧。   世上又有几人能够将天分与阅历完美结合在一起呢?正如“明眸善睐”之人一样,当然是极少的。我当然更是一个凡人中的凡人,更是不可能有什么神韵的,可是,在这朦胧的雨雾中,竟也觉得自己已被这秋雨赋予“神韵”了,更让人可笑的是自己还用五音不全的嗓子哼起了《小草》之歌:“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   雨停雾散。   走出亭阁,我的大脑仍在回忆着刚才“赏雨”的情景,回味着春雨赐予自己的那种和谐温馨的感觉。我不知自己多少次在雨中独行了,但这次“独行”真的有与以往不同的感觉,总觉得这春雨中有一种极其美妙的人间意韵就在眼前,却怎么也悟不出其中的“禅机”。   正如自己刚才在书房里“难以下笔”时的困惑,虽然从道理上明白自己因忘了“根”而与“笔”陌生了,却不知道这“根”到底是什么,即使自己在雨中苦苦追寻了这大半天,也是毫无收获。   我抬头望了望天空,冥冥之中忽地有了一种感觉,就是感觉自己所要寻的“根”、春雨的神韵两者是融会贯通、本为一体的。风又大了些,那若有若无、似是而非的流水呜咽在我的耳畔响起,一股寒气袭来,我不禁打了个寒战,头脑竟忽地清醒了许多……   我终于明白,人生绝不是梦,但如果一个人遇到了彩云追月般的迷惘之时,却会觉得人生比梦境还要虚幻。近一个月,自己正是处于了一个“虚幻迷惘的梦境”之中,总是一门心思地想着将自己的书出版,无心再搞什么“文学创作”,头脑混沌,从而浪费了许多的“灵感与激情”。那么,自己何时能够醍醐灌顶、参悟蝉蜕呢?   刚才我面对绵绵春雨“援雨命以问之”,难道现在还要面对这悠悠春风“援风命以问之”吗?然而风根本没有停下脚步,更没有理会我这个大街上的“独行之客”,只顾忙碌自己无形的人生。还是让风儿去吧,何必打扰人家自由自在地生活呢?   天越来越明亮了,我的心情也轻松了许多,于是,迈开大步向前走去……   可刚迈出一步,一片杏花从我的头上飘落下来,正如“冬与春交接”的那个大雾早晨,飘在我面前的那片片花瓣,如同片片雪花,打着旋儿,轻轻地向地面飘落着。望着空中飞舞的花瓣,我的眼前一亮,赶紧伸出手,一下子接住了几片飘落的花瓣   花瓣虽轻,但渐渐地,这些花瓣竟在我的眼中变成了白花花的一簇柔情花朵。      五、   一沙一世界,一树一菩提,一叶一人生。   世上的人儿总是将眼睛盯在那盛开的鲜花上,可又有几人能够悟出“世上可以有无花的叶,却没有无叶的花”这个简单的道理呢?!   “片片花瓣,擦亮求知双眸;丝丝春雨,滋润干渴心田。”瞅着手中脉络分明的花瓣,我的心竟然颤栗了一下,随即我的脑海里清晰地印出了三个字——平常心。   对,就是“平常心”。   想到这“三个字”,我的心情竟一下子开朗起来,心头上的那抹愁云淡雾也已荡然无存。因为我忽地醒悟:原来自己所要寻的“根”就是“平常心”这三个字啊!   我轻轻挥手将花瓣抛向空中,花瓣随着柔柔春风飞舞,但越飞越低,最终安静地躺在了大地母亲的怀抱里,尽情地诉说着它甘衬红花、平凡无悔的人生……   春雨无悔、春花无怨,春雨之神韵亦正是“平常心”这三个字啊!无疑,这“花”之神韵更是一种去留无意、宠辱不惊的“平常心”的体现吗?   当我回到房间时,天已放晴了,一抹斜阳透过窗子照在那盆水仙花上,这时我才发现水仙又开出了几朵黄白夺目的花朵,望着写字台上的笔我竟有了一种久违的感觉。   来到窗前,望着即将落山的夕阳,我缓缓舒了口气,默默地对自己说:“写不出什么著名文章是无所谓的。在人生的激流中战胜惊涛骇浪并无任何诀窍与密码。其实,一个人只要拥有一颗平常心,便是胜利者了。”   是啊,在春雨菲菲的漫步中,我领略了大自然的顺其自然,感悟出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境界,这就是我们对待事物的平常心,也正是我所要寻找的“文字的根”。 长沙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怎样治疗癫痫病癫痫病怎么治疗才能彻底治愈-洛阳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相对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