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如云汗水外三首

来源:克拉玛依文学网 日期:2019-9-17 分类:伤感散文
世间草木
   都是我在修行
   对风雨恭顺,对牛羊舍身
   对土地不断怜悯又不断绝望
   仅有的绿意
   还不够奉承世人
  
   贫穷,病痛,雾霾,与火
   只对世上柔软的部分情有独钟
   我用七八月的流火重塑金身
   铁锤,钢管,电焊正在把肉身铸成钢的结构
   太阳正在把我的卑微
   炼成一万颗透明的舍利
  
   ◎沂武汉正规的癫痫病医院?
  
   沂河水有宽阔的胸膛
   装得下月亮或满天的星星
   郑州正规的癫痫病医院都有哪些? 当它装我的时候
   我喊了一声:母亲
  
   岸坡上的麦子是女人额头的刘海
   庄稼汉子用汗水做迎娶的嫁妆
   麦子未黄,汛期也不敢来临
   等我从长长的水泥桥面走到对岸时
   大片的麦子也就熟了
  
   放下扁担,缷下牛车
   我从对岸哗哗的流水声里
   拉回了多年前的母亲
   和一车
   沉甸甸的往事
  
   ◎我是流水,不由自主地来到人间
   ——建军节,回忆
  
   十七岁
   我远赴塞外
   迎娶了一位新娘
   她三百六十五天不说一句话
   我们相视一眼,就懂了彼此的意义
  
   她身披霞光或者暮色
   像一尊望夫石
   纵使皑皑白雪也不能使她挪动一步
   等身披绿色的人带给她春天
   等握枪的手把她坚硬的碑体抚出温度
   她胸膛上的〝中国〞二字
   在国界线上开花,鲜红欲滴
  
   十八岁
   我们生死相依
   盖着沙子,湖北的医院能治好癫痫病吗睡两万多公里的床铺
   我用枪驱赶黑暗中的眼睛
   把父亲的来信读给你听
   〝家中安好,勿念,〞
   但我还是不敢放下武器
  
   十九岁
   我被煅成〝人形〞
   脱下了军装
   那个不说话的国界碑,我的爱人
   你不要忧伤
   我己经在心里装满了河川
   包括你
  
   ◎我
  
   马厂镇唯一的马是一尊雕塑
   后来也被拆迁的人牵走了
   每次与人说起家乡的名字
   我都充满了羞涩
  
   离家久了
   怀疑自己是不是也有神秘的东西被牵走
   每次醒来
   我都反复照镜子洗净脸面
   认真确认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