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字 > 文章内容页

故事众人欺压不存在前世的仇今生必报

来源:克拉玛依文学网 日期:2019-5-4 分类:伤感文字

方姑姑彻底懵了从前以下犯上,狐假虎威没少干,还不是因为姚嬛秀、林氏母女二人在相府位份低,她想随时编排就能随时编排的?

可没有想到,今日所见的姚嬛秀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模样,银牙利嘴,态度铮铮,几句话就让方姑姑心底起了一片波澜。

“你…你竟然打我…我可是…”

方姑姑没有想到她一直看不起的小庶女姚嬛秀竟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打她?

身为相府长房大夫人身边第一近婢,数一数,相府那些婢女们谁不给她三分薄面,这下子,被姚嬛秀彻彻底底打了没有了。

“你不就是大夫人身边的一头狗,既然是狗,那么人人皆可打!”

斜眼瞪着方姑姑,嬛秀可不会心慈手软,上一世就是因为太过心慈手软,所以自己的下场那么悲催,非凡保护不了自己此生最珍视的人,连自己的亲生孩子也保不住。

好歹是个府中的老人了,却这么得被姚嬛秀羞辱着,还被说是狗,方姑姑不甘心啊,可她害怕呀,按道理说方姑姑比嬛秀痴长几岁,力气应该盖过嬛秀才是。

可偏偏嬛秀又不是普通人,大夫人从嬛秀很小的时候就虐待她,将嬛秀当做奴婢一样得养着,什么上山捡柴火,砍柴火儿,什么事情没干,倒是练得一身力气,从前她不敢,空有一身力气,碍于大夫人和嫡姐的淫威,她不敢,可是现在,她怕什么?

“哼,我告诉大夫人!求大夫人为我做主!”

方姑姑脸蛋通红通红,透着一道道血痕,都是被嬛秀给打得,打得那叫一个惨烈。

“站住,谁让你走的?你若是走了,这满园子的水让谁挑?”

嬛秀不但要羞辱方姑姑还要让她做娘亲的苦力,哼,想走没有那么容易,除非方姑姑还想要挨打的话。

嬛秀二小姐那一记凌厉的眼神,那股子冰冷的傲意,顿时间让方姑姑从心底边感觉到一片冷意,若是可以防抗的,方姑姑早就反抗了,可惜此地地处偏远,到时候被嬛秀狠起来暴揍猪头,可不闹得玩。

咬了咬,方姑姑就当庶出二小姐嬛秀突然被鬼魂附身了,等撑过这个时候想办法将此事告知大夫人,让大夫人好生治一治!

站在旁边一声不吭的林氏,痴痴得看着自己的女儿竟呆住半晌,天呐,这还是自己的闺女么,就打嬛秀出生起,她的品行格外像林氏,都是属于那种安分守己的,行事温婉娴静,棉花团子里怎么敲也不会一个响的。

看着方姑姑还真的拿起林氏肩膀山的跳水担子,吓得林氏害怕起来,“方姑姑不可,方姑姑是我们家嬛秀不懂事,你别…”

“娘让她挑,你是主子的命挑得,她那个下贱奴才命,挑不得?

这是什么道理,就因为她是大夫人身边的一头走狗吗?娘,我们可不怕她的。”

姚嬛秀安慰着娘亲,旋儿狠狠狂瞪方姑姑好几眼,吓得方姑姑感觉到自己的一颗心脏好像掉进冰水里,冷得渗死人。

嬛秀拥着娘亲的身子,看看天上的日头,“今天天气晴朗,咱们随便在相府逛一逛吧,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真正逛过一会。”终日在山上与山下流连,只为劈柴火,相府又大得惊人,逛得才怪。

想到女儿终于硬气了一会,哪怕之后会遭到大夫人责罚,林氏也不怕了,“孩子,对不起,为娘对不住你,为娘身份低贱连累了你,若你是大夫人肚子爬出来,定然不会这般苦,完全可以像幽浮大小姐那样,冬日里用最好的无烟金丝炭取暖,每天着着盛装打扮漂漂亮亮,假山石后有空扑扑蝴蝶,碧波潭前畅意弹琴,可是…”

“哼,女儿才不愿意从那个大毒妇肚子里跑出来,娘亲,您当真以为女儿稀罕姚幽浮她们母女?”

嬛秀宛然一笑,今生今世凡是姚幽浮母女二人欠嬛秀的,嬛秀都会让她们从肚子里吐出来,不吐也要打压得她们的肚子一一倾吐而出。

“娘,你知道吗?今生今世,我唯要你当我的娘亲,哪怕下一世,下十世,女儿还要您是我的娘亲,娘亲,这是真的,我不骗你。”

紧紧抱着娘亲的身体,嬛秀下定癫痫由什么引起的决心,再怎么样也不会放开娘,因为她知道她再也不会让历史重演,再也不会让大夫人在她眼皮底下将娘亲害死!

听女儿这般告白,林氏热泪盈眶,不知不觉间,女儿已经长大已经懂事,这么些年总算没有白熬,相爷当初始乱终弃,若不是因为先有了嬛秀,后有了宇轩,林氏早选择投井坚决不会苟活,但是她眼下是有儿有女的人,任凭大夫人如何迫害,她也不怕。

向来是女子弱为母则强,可林氏明白,嬛秀此间比她还要强大,从此以后再也不怕谁欺凌。

欲趋欲步的方姑姑痛苦得挑水,她是大夫人的陪嫁大奴婢,饶是大夫人寻常也怜惜她,不让她做粗活,大夫人吃不完的山珍,享不完的合肥有哪些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海味全便宜给了她,养得方姑姑一身膘,可惜这身膘却是一点力气也没有,方姑姑咬牙继续挑着,她知道自己若是不挑了,嬛秀定然追上揍她,方姑姑适才附身将嬛秀母女之间谈话听去,是一定会转告大夫人的。

嬛秀与娘亲并排着走,嬛秀时不时安慰林氏,“娘亲,以后也别对姚科晟抱希望了,像那种始乱终弃的男人,不要也罢,女儿可以出门再给娘亲找一个对娘亲百倍疼爱的后爹,怎么样?”

“休要胡说!”

林氏眼底眼泪未曾干,听到这样的话,咋咋呼呼起来,是根本想不到女儿竟然会黄石癫痫哪家可以治疗有如此一说的,“嬛秀,你爹再不好,那也是你的亲爹爹,也是我的顶头天,以后找后爹这样的混账话切莫说了,被大夫人知道了,又要…娘知道你为娘好。”

勾唇一笑,嬛秀指着前边大院之内传来了一片丝竹管弦之声,很是好听,还时不时飘出几个女人家的声音,还有一道苍劲老迈的老女人声音也混杂里头。

抬头一看头顶上一片金色辉煌大牌匾上写着慈恩堂三大字,这可是相府老太君的居所。

“慈恩堂”三个字还是当年先帝爷还在世时亲手提的。

走眼观花似的相国府湖光山色、亭台楼阁也没有此幢慈恩堂气派恢弘。

下人们看着林姨娘和嬛秀二小姐脸上神采奕奕,围在一团嘀嘀咕咕不已,说二小姐定是昏了头,林姨娘也跟着疯,这慈恩堂岂是庶出之位的妾侍庶女能进的?

“娘,我们是主子!下人奴才说的话,也算话儿?”嬛秀知道这些个奴才们惯会见风使舵的,就让他们看看。

林氏迟疑,低低得对女儿道,“孩子,咱们还是改天进去吧,今天好像是幽浮大小姐生辰,老太君她们都给她庆祝呢。”

“如此,我们就应该进去不是吗?身为妹妹的我给嫡姐道一声‘恭喜’,也不为过吧。”嬛秀莞尔一笑,姚幽浮你欠我的,我发誓会要你用十倍偿还我!

慈恩堂今日请来京城最负盛名的昆曲戏班子,歌声婉转犹如黄鹂鸟迎风展歌喉,嬛秀拉着娘亲的手,看见大夫人端木臻珍在老太君跟前各种谄媚逢迎说着好听的话,嫡姐姚幽浮也是一口一个祖母喊个不停。

嫡姐姚幽浮着极美的华服,听她们说话间,那华服上用的料子还是诸国进贡,特别是螓首上一只凝血玉雕刻的簪子,听说价值连城,是早年相爷路经楼兰,楼兰国主赠的,此世上独一无二,姚幽浮平日里是舍不得拿出来戴在头上,今日是生辰,锦衣华服,哪能没名贵簪子,否则,怎彰显她高贵的身份?

至于大夫人端木臻珍手里头捧着一串小佛珠,看起来比老太君手里头略为小一些,不过身上穿得华服也不是俗品,完全可以说得上可圈可点,头上手上各种首饰自不必多说。

反正,你看看人家大夫人和嫡女身上,再看看林氏和嬛秀身上的,便可以知道什么叫做身份高低,常人向来是先敬罗衣后敬人的。

“哟,祖母,母亲,您们快看看那不是林姨娘和二妹妹嘛。”

姚幽浮早就看见嬛秀和她娘亲来了,妆模作样轻轻抚了抚头顶上名贵的发簪,似在刻意对嬛秀炫耀着,锦绣云霞美锻随着走起路来,迎风招展,好不刺目。

姚幽浮原是美得惊鸿,难耐是身上的华服也掩盖不了她高高在上的气度,姚幽浮走到嬛秀跟前,详作关切得拉着嬛秀的手,“二妹妹,你的手为何还是这般粗糙,定然又偷偷跑去做下人活计了,母亲教导我素日要疼爱姐妹,二妹妹以后切不可再作这样的粗活了。对了,上次我给的百灵霜好用吗?对改造你这般粗糙的手,很是有效的呢。”

“姐姐你什么时候有送过么?”

若是以前,傻傻的嬛秀一定不知道姚幽浮心里那股子恶毒心思,明着是关心疼爱于她,殊不知,是处处嬉笑嬛秀的手粗呢,女孩子若是手粗是不好嫁出去的,因为,到了夫家那边也不会得到重视,因为有碍观瞻嘛。

只消嬛秀一句话就撕破姚幽浮的笑脸,姚幽浮好生尴尬,作气死状,指责身后的贴身丫鬟,“定是丫鬟们不上心,等姐姐回房教训她们,不过没有关系,二妹妹,姐姐还会给你送来的。”

说着,姚幽浮想要确定一下,姚嬛秀到底是吉林羊癫疯的治疗哪里最好不是真的变了还变聪明的呢。

所以姚幽浮拉着嬛秀的手,却被嬛秀不经意甩开,嬛秀薄唇微微勾,“姐姐还是给自己随身备着,日后一定会用得着。”

这一招,叫做波澜不惊诅咒姚幽浮手粗呢,姚幽浮面色不表露,不过她确定了,这个姚嬛秀好像不那么蠢了。

本文来自小说《邪帝宠后:毒医二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