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流云】芋头情结_1

来源:克拉玛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生活随笔
摘要:岁月流转,芋头却在心中扎下根,丝丝缠绕,留下深深的眷恋。芋头情结,也会随着时间的沉淀,变得愈加笃定、深厚! 前几天回乡下老家,一跨进门槛就看见母亲坐在小凳子上刮着芋头,我不禁欣喜。从小我就非常喜欢吃芋头,在心里更绾结着深深的芋头情结。   母亲的身边有一小堆刚刚挖出来的芋头,上面还就有未抖落干净的泥土,包裹着我的乡愁。母亲弯着身子,在娴熟地拿着菜刀刮着芋头,地面上留有一层芋头的外皮,盆里是一个个刮好的雪白芋头。   母亲把芋头清洗干净,放置在一旁。然后母亲把早已洗净的一条大鲶鱼拿出来,放置在灶台上,点火,待锅里的温度差不多,倒入适量的油,再把鲶鱼放进锅里煎一段时间。鲶鱼不粘锅,差不多等到鲶鱼煎到金黄色就用盘子给装起来。母亲把洗净的芋头放进锅里,大点的芋头就再用刀切开,这样容易熟,加上水,等到差不多锅里开始要沸腾的时候,把之前盘子里的鲶鱼倒进锅里,撒上盐和其他佐料。   随着灶堂里的火不断燃烧,锅里溢出了芋头的香味,里面还有鲶鱼的味道,我不禁咽了咽口水。在我们村,这鲶鱼煮芋头可是一绝,味道鲜美,村里人对此赞不绝口。鲶鱼本身肉质细嫩,加上芋头的丝滑,经过烹煮,鲶鱼的鲜味早已经渗入芋头当中,特别香。很多次我都在梦里梦见自己回到家乡,母亲给我做了鲶鱼煮芋头,美味极了!   岁月无痕,有关于芋头的记忆,却掷地有声。   还记得小时候,到了金秋时节,栽种的芋头下面结有一个个新芋头,大部分都露出了地面。童年时期,我和小伙伴们一起掰上几个新结的芋头,跑到空旷的原野,拾来一些枯萎的杂草,划着早已经放在口袋里的火柴,点着枯萎的杂草,把芋头丢进入烤。天真的我们,都在为吃到烤芋头而努力着,四处搜刮田埂上枯萎的野草,添火烤芋头,乐此不疲。   火焰在田野埂旁的一处摇曳,火焰下面是一个个芋头。随着时间的推移,芋头散发出久违的芋头的香味。小伙伴们更有劲了,抱着枯萎的野草跑回烤芋头的火堆,如此来回。   枯萎的野草很快就燃烧完了,火焰逐渐变小,转眼熄灭了,留下一缕缕青烟,飘散。小伙伴们找来小树枝,把芋头从灰烬中找了出来。刚开始扒拉出来的烤芋头还很烫手,所以要等上一小会儿才能用手拿。那时候小伙伴们似乎都很有耐心,都围成一个小圈,眼睛直直地盯着烤好的芋头。   我们拿着滚烫的芋头在手里来回换,等一会儿不烫手了,都在小心翼翼地剥开芋头外面烤黑的皮,刚一掰开,冒着热气,里面雪白的肉让我们咽口水。我情不自禁地把烤好的芋头凑到鼻前,闻了闻,好香!在那个物质匮乏的日子里,能够和一群好伙伴,吃着烤好的热芋头,至今回味起来,安暖惬意!   田野旁边的小菜地里,或者是靠近小水沟的埂上,都会种上几株芋头。到了秋天,芋头叶子下面都会结有很多新芋头,一个个新芋头和红薯般大小,掰上几个烤,满足味蕾。   秋天的田野,很空旷,田野里种的稻谷都已经收割完毕,这也为我们在田野挖坑烤芋头提供了契机。调皮的小伙伴会去邻家的地里掰几个芋头,叫其他人去田里扯些干枯的野草或者收割稻谷时留下的秸秆,一起烤芋头。这些童年的记忆,还是那么熟悉、温馨,历历在目。   母亲后来也在自家的菜园里种了芋头,因为我从小就酷爱吃芋头,母亲种芋头的时候,我跟在后面,屁颠屁颠的。母亲把芋头种在土壤肥沃的地里,靠近水沟,地处湿润,非常适合芋头生长。岁月有痕,母亲种下的芋头一天天长大,叶子变大,茎干变粗。到了秋天,一个个新结出的芋头清晰可见,有的隐藏在薄薄的泥土里。一株母芋能够结出很多芋头呢,围绕在母芋的四周。   小时候我对芋头更是痴迷,在母亲做饭的时候,我假装来帮母亲烧火,却偷偷地往灶堂里塞几个芋头,弄好之后转身就溜了。等到吃过饭,我便拿着火钳在灶堂里找之前放进去的芋头,我从灶堂里扒拉出来一个个外面烧焦的芋头,用手摸摸,还是温的。我那点小心思,母亲一清二楚,有时会给我把烤好的芋头从灶堂里捞出来。看着眼前烤好的芋头,我迫不及待地剥开来,吃得津津有味。芋头装饰了我的童年,在我心中留下了烙印,那深深的芋头情结,鉴刻着美好的光阴!   母亲在自家菜地里种了芋头,我惊讶地发现芋头是会开花的,芋头花也很好看,并且芋头花具有食用和药用价值。芋头花炒肉就是一道非常美味的佳肴,碰上芋头开花,母亲会把芋头花给摘下来,做菜给我们吃;母亲有时候把芋头花晒干,保存起来。   母亲削芋头的时候都会戴上手套,没有手套就拿个一次性的袋子包裹,防止在削芋头的时候芋头的汁水溅到手上。芋头汁弄到手上会引起皮肤瘙痒甚至过敏,在清洗的时候,我常常看看母亲拿着洗锅的竹刷子来回搅动,如此洗上几个来回。   小时候生活贫穷,搁在平时,也就是清水煮芋头,放点油盐,撒点葱花。只有逢年过节,母亲才会买上一条鲶鱼煮芋头。小时候母亲也会用芋头煮粥,每次我都是吃得饱饱的,这些舌尖上的记忆,将永远定格在心灵深处。   我来到院子里圈起的小菜园子,勤劳的母亲打理得井井有条,里面的芋头长势很好,母芋下面结出了许许多多的新芋头,盘结在一起。家乡的这片土地,带给我刻骨铭心的记忆,芋头情结也在心中越绕越大,足以容得下整个家乡!一段段有关于芋头的记忆,依旧鲜活,在岁月中散发亘古不变的香,温暖心中怀想。   岁月流转,芋头却在心中扎下根,丝丝缠绕,留下深深的眷恋。芋头情结,也会随着时间的沉淀,变得愈加笃定、深厚! 武汉抗癫痫药长春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呢西安中际脑病医院评价长春去专业的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