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怕的不是诺言没有兑现,而是诺言失效的变幻与无常

来源:克拉玛依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丝路风情

有一次回家遇见很久不见的旧同学,大家闲聊之中谈到我也有给自己做饭,他说:“有机会做顿饭给我吃呀。”我没有马上回答,他大概以为我不愿意,也许他心里还在想:“我也就客套问一句,你随便说说就好了,用得着这么认真地纠结么?”然后不等我说话他便问:“做不了吗?”其实我那时候正在踌躇怎样将“肯定不会有机会的”讲得好听一些。他的话让我想到了别的人,似曾相似的承诺我跟人家说过两次。

跟第一个人说的时候,我还特地问对方喜欢吃什么菜,呈上来的菜单是酸菜鱼、番茄炒蛋和甜酸排骨。那段时间我经常在家做番茄炒蛋和甜酸排骨,为了熟能生巧。他都不知道甜酸排骨做起来有多讨厌。排骨要先炸过,我最怕炸东西,既费油又容易被油星烫到。后来对方才告诉我,菜单是假的,他知道我不喜欢吃酸所以故意说出来的。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还想我兑现承诺的时候,我觉得这个人讨厌死了;我愿意做的时候,他又觉得不再有必要。我只是比较遗憾到现在都不知道他真正喜欢吃什么菜。

跟第二个人说的时候,是在电话里面。其实我们一点也不熟,话也没聊过几句,完全谈不上了解,但又会因为旁人的关系而有碰面的时候。有一天张敬轩发新歌,听到他唱:“维持著熟悉表情陌生关系不要变,只等到红白仪式一场偶遇才会面。”立即就想到这个人,我们不就是这样嘛。要不是他要结婚请我去喝喜酒,我们也不会有这样一通电话。就跟上面与旧同学的寒暄一样,那么短的对话我们竟然也聊到煮饭上面,我很热情地说:“有机会我可以做给你吃啊。”对方显然比我看得清现实,慢慢重复道:“有机会!”明明肯定句说出来却满是否定的意味。那时候我总觉得世事难料,未来变化莫测,际遇是最难说得清楚的事情,人与人的关系只需一个顷刻就能翻天覆地,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呢。我现在依旧这样觉得,但也明白在莫测之中有一种叫做或然率的东西。我们的生活轨迹已经错开,再重叠的可能性接近于零。

说了又没做的事情真是太多。“那些年我们去过的海滩”之旅,直到小伙伴们结了婚生了小孩都还没有成行;到三水去荷花世界说了几年;把一幅拼图拆开十几份,说好每年生日送一份,送了几次之后不了了之;朋友说新家落成带我去玩,最后也没有去;还有那件说好要亲手织给小伙伴的毛衣……这里面有些还有机会,有些永远不再有机会。

《冲上云霄2》里面,顾夏阳得知自己的爽约让夏晨很伤心之后,他说他以后再也不要轻易许诺。但我们怕的不是诺言没有兑现,是怕使诺言失效的变幻与无常。

哈尔滨治小儿癫痫哪里好兰州癫痫病治疗好的医院婴儿为什么会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