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心的句子 > 文章内容页

【雀巢】君子协约

来源:克拉玛依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伤心的句子
一      可莹,可莹!市中心医院玻璃门豁地敞开,追出一道身影。   前边几米处,一袭雪纺裙衫的窈窕女子倏地站定,回首间,娇好的容面上红唇翕动:记住,从这一秒开始,你便是我的路人甲!   伊人翩跹远去,被施咒的身影纠结在原地。   扑通,啊!牛仔裤白T恤的身影跌坐于地,咫尺的凄惨叫声扯得愁眉紧锁的男子后转,弓腰垂首:小姐,你没事吧?   哎哟哟,痛死了,痛死了。姑娘哭丧着脸揉着脚脖子,眼角却扫向已经穿过了斑马线的纤纤背影。   都怪你,瞎子!收回偷瞄眼神的姑娘突地一扬面,冲俯视自己的人怒吼。   怪我?男子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一摸眼睛:我离你那么远!   就怪你,就怪你,女子不依不饶地站起来,眼波扫过男子脸:哼,瞅你眉毛上的疤,估计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男子抚在眼睛上的手指一抖,刚好压住那道疤:嘿,小姐,不能这样欺负人啊。   就欺负你了,怎样?女子霸道地一把扯住苦笑无奈的男子:扶本小姐上车,就饶过你。   男子别无选择,只好扶着女子走向街边。   一辆出租车停下,女子阻止:我是穷光蛋,只坐得起公交。男子不语,将女子塞进车,自己也弯腰坐进,出租车直奔公园。   粗壮的银杏下,浓荫落满长椅。   坐吧,该消停一会儿了,女神!   女神?女子惊异的眼神撞上男子的嘻笑,面上一红。   嘿,泼妇多难听,给,拧开盖的茉莉清递至女子眼前,女子一把夺过。   这茉莉清就像一瓶神水,仰头咕咚咚几口后,凶悍无礼的女子突然温顺下来,轻轻地,很斯文地在长椅上落坐,男子也在另一头落座。   突然而至的寂静中意识到彼此还是陌生人,不由地回归无语自啜饮料。   我叫秦康,尊驾芳名?   文露。   你母亲姓文?   是……胡说八道,你不是中国人么。   哦,秦康有丝失望又有丝不甘心,大胆的目光再次笼住女子脸庞:总觉得……似曾相识。   咯咯,OUT了,接下来是不是该说像你童癫痫发作应该怎么治疗年的伙伴?文露仰天大笑,极具讥讽。   我……我……秦康白皙的颊上泛出红晕,这样的搭讪是有点俗套,只是他真不是想“搭讪”,一时也不知该怎么解释,也知道最明智的态度是不解释,可是偏偏他还就想解释,纠结之下就成了结巴。   别我、我了,刚追的美人是你女友么?文露利落的切断了秦康的纠结和难堪。   嗯,秦康笑纹迅速抻平:确切说是前女友了。   分手了?为什么?你俩很登对哦,一个玉树林风,一个翩跹如仙。   是骂我还是夸我呢?秦康机智地岔开话题。   回到家中,捧着镜框,文露泪水缓缓滚落,爸,妈,我找到他了,他还是那副好脾气哦。抬头看向窗外,笑意自满是泪痕的颊上一点点漾开:   既然有几分像你的青梅竹马,本小姐就成全你的一往情深,假扮你一段时间的恋人,你要像对她一样的善待我,怎么样?咯咯咯。   怎样才算善待?   任我欺负哦,文露歪着脑袋,一脸“阴险”的笑。   OK,秦康爽快的答应了,但附加条件:三个月为期,如何?   为什么不能半年?小气哦。心里窃喜不已,比预期长多了啊。   三个月能撑下来已算命大,女神!   不许反悔,击掌为誓。   啪!记住,秦康,我是不会爱上你的哦。   自恋,万人迷么?嘿嘿,你也千万别爱上我,拜托哦。      二      大清早。   秦康,本小姐快饿死了。扔下电话,文露又趴在枕头上睡过去。待香味催醒她,跑出卧室,秦康正将鸡蛋羮,包子,凉拌素拼往桌上端。   哇,你怎么了解我的胃口?   别以为你吃胃药我没看见,吃吧,懒丫头,一点都不懂得照顾自个。秦康将忽然发起愣的文露按进椅子里。   黄昏。   秦康,我在湖边,突然好悲伤,快来哄哄我。文露脚踢着水花哽咽。   好的,二十分钟内到。   文露盯着手机痴呆片刻,蹲在湖边看向远处湖面上的飞鸟,脸色渐渐变得舒缓惬意。   丫头,受什么委屈了?   嘻嘻,谁敢给我委屈受?文露冲着呼哧呼哧喘气的秦康挤眉弄眼。   秦康摘下眼镜擦拭:电话里谁在哭?   骗你的,谁让你好欺负,咯咯咯。文露得逞,顺带得寸进尺,将一把水珠洒给秦康。秦康作势要还击,文露转身奔逃,秦康就在哈尔滨癫痫病人会遗传吗身后追,两人的笑声飘过湖面,湖水竟漾起了笑靥。   半夜,电话铃突兀地刺破黑暗。   秦康,睡了么?   疯子,半夜除了睡觉还能干什么?   我要你陪我说话,我好孤单。   好吧好吧,舍命陪你这个疯丫头。      三      丫头,你不是一直想要登华山么?我陪你去吧,咱们在华山顶看日出如何?   我……文露拿着手机,捂着胃蹲在床边,脸上渗着汗:什么时候?   你怎么了?不舒服么?秦康似有千里眼,焦急地问。   没,没,昨晚忙通宵了,好累。   嗯,那你休息一天,后天一定去,我说过只陪你三个月的,三天后到期。   我记得,不会多蹂躏你一天,哼,小气鬼。   放下电话,文露跌坐在地板上,靠着床,摸过爸爸妈妈的合影,喃喃自语:爸,妈,秦康的眼睛再有几天就要失明,爸,妈,你们是不是很想念我,我早点回到你们身边,你们会高兴的,是不是?   怔坐许久,文露起来擦把脸,坐到书桌前,拿出笔和信笺。   城市里罕见的一个月华如水的夜晚,秦康伏在窗口,无限贪婪地望着月下城阙模糊的轮廓,星星般的万家灯火是如此祥和美丽。再看看澄澈如镜的圆月,秦康嘴角一动,却是一丝苦笑。   雨瑶,你在哪盏灯下?秦康哥哥找了你十六年,你知道吗?雨瑶,哥哥在将要陷进黑暗的日子,竟然遇见了一个和你很像的女孩,哥哥把她当作你,快乐地度过了三个月。从此后,哥哥不能再找你了,愿你在远离哥哥的某个地方,永远幸福快乐……   文露和秦康在朝霞中欢快的走向车站。刚要上车,文露的电话响,她摸出电话一瞟,连忙走向一边,秦康知趣的一笑,佳木斯癫痫病医院哪个治的好留在原地。是啊,三个月到期,她就会回到她的生活里去,爱她的男孩早在大洋彼岸迫不及待了。   小姨,你什么都别说了,我决定了。   露露,你不可以透支体力,那样很危险,我现在就过来,告诉秦康真相。   小姨,求你了,永远不要对他说出真相。   为什么?你为他做出这么大的……   小姨,我想让他平静快乐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露露,露露……   文露狠狠心,关掉了手机,笑盈盈地走向秦康。      四      华山栈道。   风光真美啊,如此世界真让人依依不舍。   谁让你舍下这恋恋红尘了?秦康敏感地将脸向后转,文露吐舌一笑,“失言,失言”。   笨蛋,我爬不上去了。文露两腿打颤。   来,我背你。秦康俯下腰。   文露迟疑,一抿唇,爬上秦康的背。   走几步,又捶秦康的背:放我下来!   再背一会儿,秦康不放。   你咋这么好欺负,我逗你的,快,放我下来。   好,秦康放下文露,坐在石阶上喘气,汗顺着修长的脖颈流淌。   笨蛋,你最大的心愿是什么?文露靠着山壁问。   截止目前,我最大的心愿是和一个女孩登上华山顶看日出。   那女孩是谁?明天就天涯陌路了,干脆咱们就分享一下秘密吧。   也是,嘿嘿,秦康笑毕,郑重地说:一个叫雨瑶的女孩,找了好多年也没找到。说毕,抬手抹汗,漏过了文露瞬间的惊怔表情。   咯咯咯,那你够悲催的,本小姐不知能不能爬上山顶,纵使爬上山顶,也不是你的雨瑶。   嗯,未来的岁月里有这样一个场景相陪也知足了。   雨瑶有什么好?或许这么多年她已长成丑八怪,相见不如怀念,还是在身边找个可心的女孩相守相伴吧。文露没肝没肺扯话。   文露!秦康第一次恼怒喝止,他不许任何人动摇雨瑶在自己心中的位置,即使是文露。   文露吐吐舌头:人家不是和雨瑶一个心思嘛,想要你幸福快乐。   也是,对不起,秦康伸出修长的手揉揉文露脑袋上的碎发,歉然一笑。   青柯坪。   文露虚弱地靠在秦康胸前:笨蛋,我巩怕真的要让你失望了,我爬不上去了。   秦康:再坚持一下,吃点东西,我给你带了馒头,养胃。胃不好,不要胡乱吃东西。   文露往嘴里塞着馒头,青少年癫痫吃药能好吗泪水漫出眼睑。   怎么了?丫头,气我抠门么?秦康惊诧。   不是,不是,文露噙泪而笑:自从爸妈走后,没有人这样心疼过我。   他们不是马上要接你去国外么?   哦……是啊,快了。   嗯,秦康很迅疾却又很深地看了文露一眼:你跟着爸妈走了,我也放心了。你这个鬼丫头啊,蛮牵人心的。   真的么?那我走了,你会记我多久?文露歪着脑袋殷切地望住秦康。   很久,很久,   很久是多久?会一生一世么?   当然会,   骗人哦,咯咯咯。文露知足忘情地清笑,秦康对着这张得意而娇憨的小脸有点恍惚。   那,想我时你会怎么做?   想你白发苍苍满脸褶皱的丑样子,这样就可以不那么想了。   你真坏,秦康哥哥!文露脱口道,同时给秦康一记粉拳。多么熟谙的一瞬?秦康一震,抓住文露手腕,急急追问:告诉我,你在哪里长大?   我……我……在乡下啊,很远很偏僻的山村。文露躲开秦康狐疑的目光。   小时候,有没有在部队生活过?   部队?什么部队?解放军么?   你再想想,秦康急切。   想你个头啊,快爬,再磨蹭天就黑了,明天早上的日出就泡汤了。      五      华山顶。   文露披着秦康的外套,两人背靠背相坐无眠。   那个……你的前女友很出色的,你不要放弃啊。   你指……?   医院门口你追的那个美丽女孩,她很爱你,相信我,女人直觉很准。   或许吧,她是大学同学,我们谈了四年似是而非的恋爱。   似是而非?   有她在身边,可以省去应付其它女孩的麻烦,那天我让她明白我最终是不能爱她的。   全是因为那个……雨瑶么?秦康哥哥,以后不用再找雨瑶了。我想,她一定在某个角落里默默祝福你。   对啊,她是那样一个善良纯净的女孩,可是——   对了!文露打断秦康,以后你要是想雨瑶时,就看天上的星星和月亮,她一定和你共一轮月看同一颗星星。   秦康苦笑。   相信我,你未来肯定很美好。   好,相信,相信。秦康诚恳地一笑,文露满意而又困倦地靠上秦康的胳膊。   说话间,华山顶上霞光万道。   好美啊,秦康哥哥,我好想在这一刻永远睡去。   傻话,答应我,丫头,好好地活着,天涯海角走一遍,就当是替我去看看这个世界的风景。   替你看世界?好创意!哈哈,咱们签个君子协约吧!我最大的心愿也是看遍世界的美景。嘿嘿,我们就当交换梦想,你替我看遍这个世界风景,我也尽可能替你多看几处美丽,怎么样?   拉勾。秦康伸出小拇指,文露勾住,秦良瞅着满脸稚气又虔诚万分的小脸再次恍惚失神。   公园门前,两人道别,文露抱着秦康送的大玩具熊。   以后,委屈的时候,就抱着这个熊狠捶,就当是欺负我。   嗯嗯,肯定得欺负你,一辈子!嘻嘻。   两人相背而去。   走过一站,浓荫华盖的香樟下,秦康一手扶树一手捂眼,摇摇欲倒。文露虚弱地坐进街边的长椅,颤微微的手摸出电话,叫了声小姨,身体便慢慢地滑了下去……      六      中心医院。   秦康缓缓睁开眼,瞅着一屋面现欢喜的亲友,怎么会?医生不是宣布三个月后自己将双目失明么?   有个女孩将眼角膜捐给你。   谁?她在哪?一种不祥席卷而来,秦康抓住母亲的手。   康儿,母亲泣不成声,将一封信举至秦康面前。   秦康哥哥,谢谢你始终记得我,我就是雨瑶……   真的是雨瑶!雨瑶,雨瑶,这个傻丫头,你在哪?秦康霍地跳下床。   康儿!父亲母亲同时按住了秦康。   雨瑶走了,跟她的爸爸妈妈走了,再也回不来了。   她爸爸妈妈在哪?不就在国外嘛,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她回来。   康儿,你冷静点,雨瑶的爸爸妈妈……十年前就因车祸去世了。   不可能!秦康怔住,我不信,我不信——   康儿,遭遇父母双双离世的打击,雨瑶心情一直抑郁,长期下来,得了胃病,又没人督促她去治疗,拖几年下来,就成了胃癌……   雨瑶,傻丫头,秦康边呢喃边颤抖着手再次展开手中的信笺:   秦康哥哥,十六年来,我从不曾忘记你,在最悲恸的日子里,我一直靠找寻你来鼓励自己振作。那天在医院门口,我一眼就认出了你。你眉毛上的疤,是我一生的心痛,以后的所有都是我的预谋……   窗外,芳草萋萋,飞雀啁啾,秦康抬眸凝神。泪光里,滚滚而来的是戈壁滩的浩渺蓝天,如锦的晚霞,一棵稀有的梨树下,两个小孩手拉手仰望着树梢。   哇,秦康哥哥,看那个枝桠间还有一颗梨哦。小女孩指向树间。   雨瑶,你等等,我摘给你,戴着纠治眼睛护罩的小男孩松开小女生。 共 546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