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轻舞】姥姥,老娃子盼你入梦

来源:克拉玛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外国文学
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参加葬礼——是操劳我长大的姥姥的葬礼。   我从甘肃买的火车站票到宁夏,得知姥姥即将撑不住,我整个人都像要崩溃了,抚养我长大的姥姥,我害怕连她最后一面也见不到!   妈妈怀着我的时候,在去碾米的路上不幸出了车祸,大人们都说要把我送人,因为妈妈需要静养,但是姥姥不同意,是她把我带回家,操劳我渐渐长大,因此我对姥姥的感情很是深厚。   姥姥长得很小,和我一样,一米五不到,她镶着一颗假牙,我们姐妹经常拿她的假牙开玩笑,她笑得时候,可爱的活像个孩子,额上的皱纹都舒展开来。   她常常怜爱地叫我"老娃子","老娃子累不累""老娃子想吃什么""这点零钱老娃子拿去花"……记忆里最让我心酸的呼唤就是姥姥对着电话说:"老娃子,姥姥想你。"   当我下了火车,中宁的车辆拥挤,又不能立刻赶到家里,我心急如焚,眼泪在胸口汹涌。我唯一至亲至爱的姥姥,我无法接受你远离我而去的事实,无法接受连你最后一面也无法见到的事实。我心痛,心痛人世的悲,心疼人世的无可奈何。   历经周折后,我终于赶到了。此时已经中午两点多,离姥姥下葬的时间已经不长了,我下车后,腿开始剧烈地发抖,不能自持,眼前一片昏暗。此时的我,竟然没有丝毫的勇气冲向我的姥姥,我害怕,害怕看见她安静的样子;我害怕,害怕再也听不见她呼唤我"老娃子";我害怕,害怕再也无法看见她开心的笑,看见她笑的时候露出的可爱的像个孩子的金牙。   家门口已经人山人海,拥挤得过不去一只蚂蚁。姐姐搀扶着我,费力地一步一步向院子里走去。当我的一只脚踏进大门内时,我忽然地看见姥姥生前和姥爷劈的柴堆积如山,我的心口开始剧烈的疼,疼到无法喘息。我仿佛看见姥姥佝偻着身子砍柴,她很累却不休息,戴着白色的盖头,在阳光的照射下雪白雪白的。"姥姥啊……"我心疼地呼唤,却没有应答,"你的老娃子回来了,你怎么不出来,为什么你没有出来?……"   我哭着继续向前挪去,四姨手里攥着姥姥的冬衣泣不成声,眼泪在她的脸上洪水一样汹涌。她的嘴唇发颤,面部的肌肉紧缩了起来,"妈……这些衣服你冬天还要穿……冬天还要穿……"   看见这一幕,我开始撕心裂肺地狂吼,"为什么……为什么好人不能长久……为什么离开的人是你……"   我挤到门口,大人们却将我拦住,不让我进去看姥姥,怕我耽误下葬时间,我疯了一样跑到爸爸跟前,我哭着,祈求的眼神望着他,求他让我再见姥姥一面。这最后一面让我去见见,养我长大的姥姥,她心肠好了一辈子,却没有见到我最后一面!这样的遗憾该用怎样的言语去诉说才会少一些怨恨。姐夫,我一直都尊重的姐夫,你怎么可以拦着我,怎么可以自私地把我留在你的餐厅帮你做事,不让我见姥姥!呵?我哭着,"自私的人!"我心里痛骂道。   爸爸看着泣不成声的我终于咬牙答应我见姥姥最后一面,我感激地更是哭得厉害。姥姥,幸好我还可以再看看你,尽管是看着安静睡着的你,我也心满意足了。   我慢慢地打开房门,看见被白布盖着的姥姥的亡体。我瞬间开始发抖,我慢慢跪下去,手颤颤巍巍地揭开白布。霎时间,我泪流满面,冰凉的液体从眼眶中不断地流出。看见姥姥的面容,我整个人都开始抽搐起来。她深陷的眼窝,她瘦削的肌肤,她安静慈祥的面庞,她合着不愿睁开的双眼……她的所有此时仿佛都成了一根根细针,尖锐地刺向我的心,刺向我的灵魂深处。所有的过往,此时都变成了心碎。心碎姥姥一声不响地离去,心碎姥姥匆匆结束的一生,心碎姥姥露着金牙亲亲地呼唤着我"老娃子"……我慢慢伸出手去,我摸向她的脸。瘦骨嶙峋的她,此时是如此的安静,安静地不去说一句话。她太瘦,瘦得脸上全是骨头;她太累,累得懒得起来看看她的"老娃子"。   "姥姥……"我撕心裂肺地唤她,我爬在她的身边。姥姥,多想再次依偎在你身边,安静地睡去!我摸着姥姥的眼角,似乎也感觉到了姥姥的眼泪。是的,姥姥哭了,她的最后一滴眼泪,又留给了她的"老娃子"。   进去一会儿,我就被大人们强行拉了出来。我哭着,再也没有力气去挽留姥姥,再也没有力气去反抗,反抗大人们将姥姥继续留在我身边。   出来后,我听着院子里亲人们的哭嚎声,我浑身酥软的没有一点儿力气。   不一会儿,他们抬着姥姥的亡体向大门走去,亲人们拽着姥姥的担架死活不放手,不让姥姥走。我哭着跪倒了下去。姥姥啊,我愿为树,为你荫蔽天堂路。   终于,姥姥的亡体,还是在亲人的哭嚎声中被抬向了坟地。      阿訇念着经,姥姥下葬了,被一锹又一锹的黄土渐渐掩埋。黄土扬在空气中,扬在瘦削的姥姥的身上。姥姥没有反抗,安静地睡在黄土坑里,安静地等待一锹又一锹的黄土掩上身体。   终于,姥姥睡着的地方变成了一个偌大的黄土堆,姥姥永远的睡了,睡在了这个孤凉的荒地里。这里没有吵闹声,没有任何烦心的事情。也许这是姥姥所喜欢的地方。她也许喜欢这里的一草一木,她也许喜欢躺在这里的亲人的身边,她也许喜欢这样安静的归宿,她告别了她的"老娃子",同样,她也告别了如此纷纷的红尘。   坟地的人都散光了以后,我抹着眼泪,转身看见姥爷拄着拐杖一步一步向姥姥的坟地走来。他的步履是蹒跚的,我猛然发现他也老了。他陪伴着姥姥,不论苦辣酸甜,这一生,他都陪伴着姥姥走了过来。我一想到姥爷今后没有姥姥的陪伴要独自度过,心里就开始一个劲儿地难受。他白白的胡子被山风吹着,岁月夺去了他的年轻气盛,留给他无尽的孤独。   我背过身去,不忍到看这样的难过。我跪在姥姥坟前,抹干眼泪。"姥姥,老娃子会永远想你,你就安静地休息吧。姥姥,与你一起走过的岁月,我都将用无尽的思念去祭奠,去缱倦我们之间的点点滴滴,我会替你照顾姥爷。姥姥,在天堂,你一定要过得开心,记住,一定不许想我,不许想我……"   (仅以此文悼念我的好友囡儿的姥姥。姥姥已经远在天国,希望朋友节哀,早日走出悲痛的阴影。在文中,我以朋友囡儿为主人公展开。)      2015.8.28 沈阳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的效果好武汉哪个医院治羊羔疯武汉哪个医院治疗羊羔疯最好癫痫病是怎么引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