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理论 > 文章内容页

【西风】母亲孵小鸡_1

来源:克拉玛依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文学理论
无破坏:无 阅读:1762发表时间:2018-03-19 07:32:26    女性癫痫如何治疗呢 一   二月二龙抬头,二月一到,天气突然打起了精神,温暖起来,那些花草树木都像被惊醒了似的,欣欣然睁开了眼,展开了臂膀,发芽的,开花的,赶集似的把勃勃生机一股脑张扬出来。这时候我家的老母鸡也有了反常的举动,呆在窝里闷头闷脑地翻腾起心事来,母亲早有预料,知道天气一转暖,老母鸡就想孵小鸡了。   老母鸡一声不吭地坐起月子来。母亲第一时间发现了这天大的喜事,于是喜出望外,赶紧忙活起来,从墙角的木箱里翻出先前积攒下来的五六个鸡蛋,小心翼翼地放到老母鸡的身子底下,然后三步并作两步,乐呵呵地跑出家门,笑容如同夏天的朝霞灿烂无比。母亲是要去四娘和五娘家取鸡蛋。       二   这已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那年正月的一天,北风如发情的母牛,呜呜的吼叫着,窗外漫天雪花飘舞。母亲和四娘、五娘聚在我家炕头,一边做着针线活,一边拉着家常。我们姐弟三个趴在炕桌上做完作业,就依偎在大人们身旁聆听他们聊天。 那年月,因为缺衣少食的缘故,闲聊的话题很少脱离油盐酱醋、衣帽鞋袜。整个冬天我们上身裹着一件拆洗了好几次的黑棉袄,棉袄里面没有背心或线衣之类的贴身垫底的衣服,纽扣是布做的,小孩子爬上溜下地不安分,经常会磨破纽扣,露出肚皮,刺骨的寒风冻得肚皮生疼。下身时常穿一件蓝棉裤,也是换了好几次,膝盖上,屁股上补了好多补丁。眼下,棉袄裹在身上已有些热得有些受不住了,急需换春装了。    话头一开,果然绕到换春装的事上来,三位母亲不约而同地面露难色,愁云迅速在她们的眼角蔓延开来,这一直是她们这个时候很难迈过的一道坎。每年换新衣服是不可能的,一来没来钱的门路,只能死巴巴地等生产队的劳动款,一年也就那么二三十块钱,家里的油盐酱醋、人情差事、我们上学的开支都指望着这点钱。二来即使凑点扯布的钱,也不一定能买到布。当时是计划经济,购买什么商品都有限制,到饭馆吃饭要粮票,到供销社扯布要布证。她们盘算着,老大的衣服已换洗了几年,窄短着再也绷不到身上了,只好给大的做新衣服。把大的拆洗了剪裁一下给小的做上,思前想后,好不容易想出这么个招数来,她们才松了口气,脸上的阴云也散去了。   接下来的话题就轻松多了,说谁家的孩子当了工人,家里富起来了,谁家的孩子考上大学吃上皇粮了……谈着谈着她们就说到自己孩子的读书。   "曹(我们)没念成书,咋了也要让娃娃念下去,不能让娃娃跟着曹打牛后半截子。"   "曹的娃娃也要向那个方向努力,曹不能拖娃娃的腿,砸锅卖铁也要好好供给。”   "曹把责任尽到,娃娃念不哈(下)也就不埋怨曹了!   三位母亲你一言我一语地表明各自的态度,阐述各自的观点,尽管言谈没有华丽的词藻,没有故弄玄虚的豪言壮语,却发自内心地流露着一位母亲最原始最真切的冲动,那就是对子女深沉的关爱和莫大的期待。   谈话如大海的潮汐,波澜退去又回归平静,三位长辈表完决心后,话题就转到孵小鸡的事情上来,这是女人为男人分担忧愁与困难的唯一办法,养几只母鸡增加点收入,换点油盐酱醋,给孩子换点文具之类的也是一条很好的生财之道贵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   记得那时,我常常拿着一个鸡蛋去食品站卖,当时也觉得卖鸡蛋是件很荣幸的差事,每次往柜台前一站,吆喝一声:"卖鸡蛋!"那位姓安的老爷爷便把手伸出柜台来摸一下我的脸蛋,笑眯眯地开玩笑:"胖娃娃,又偷鸡蛋了!"我极力辩解着:"我不是偷的,是妈妈让我来卖的。"老爷爷也不再争持,拿出八分钱,将身子探出柜台,一手撑开我的上衣口袋,一手仔细的将硬币灌进我的衣兜里,并提醒我一定拿好。   刚开始卖鸡蛋时,我总要向母亲讨条件,卖的钱要给我买颗糖。当时一颗糖二分钱,下剩的六分钱我会爽快地给母亲,因为在三个孩子中只有我享有这么优厚的待遇,也是从那时起我也懂得了劳动的甜头,变得勤快起来。   后来,母亲的胃病越来越严重,有时不断呕吐,有时疼得直不起腰。从此,我再也不敢也不想打鸡蛋的主意,每次都是义务劳动,拿上鸡蛋到食品站换八分钱,然后跑到药店给母亲买点胃药。我印象中母亲吃得最多的药是大黄苏打片,只有这种药最经济实惠,其余的药太贵,母亲再三叮咛别买。    主意已定,三个女人就约法三章,谁家的母鸡先进入孵化期,就用谁家的母鸡孵小鸡。       三   母亲像中了大奖似的,一路欢奔着向四娘家跑去。四娘家坐落在村子的边上,门前一条清粼粼的小河由东向西流着,岸边已是花红柳绿,暖风习习。河面上两只鸭哈尔滨癫痫药物治疗的原则有哪些呢子在追赶嬉戏。河对岸是大片的田地,地里人叫马欢,一片热闹繁忙的春耕景象。母亲顾不得多看一眼这久违了的美景,气喘吁吁的踏进四娘家大门,上气不接下气地把喜讯分享给四娘,不等母亲把话说完,四娘已用衣襟撩上鸡蛋,一手护着鸡蛋,一手拽着母亲向五娘家奔去。   五娘性情很活跃,一听到能抱鸡娃了,高兴得抱起母亲手舞足蹈起来。一阵闹腾之后,三个女人春风满面的来到我家。母亲用墨汁把四娘和五娘的鸡蛋做上记号,好在孵出小鸡后准确地分给她们。   "鸡鸡鸡三七二十一,鸭鸭鸭四七二十八,鹅鹅鹅一月多。"这条谚语是从母亲每天的唠叨中听来的,谚语说的是鸡鸭鹅的孵化期。母亲念经似的天天吟诵着这条谚语,每天观察着鸡的举动,给鸡备足食物和水,每隔几天就把鸡身体下的麦草换一下,让鸡卧得舒服点,那情景真像是在伺候月婆子,照顾得妥妥切切。    二月是春耕大忙季节,母亲除了忙家务,还要跟随父亲上地挣工分,为了不让猫狗伤害母鸡和鸡蛋,母亲把孵小鸡的篮子连同母鸡和鸡蛋搬进屋里,锁好门窗,堵好哨眼,才放心地离去。   很快两个礼拜过去了,母鸡在窝里有些坐卧不安,母亲知道小鸡快孵出来了。为了验证哪些鸡蛋有小鸡,哪些鸡蛋是水蛋(没有受精的鸡蛋),母亲拿来螺面的螺儿(一种甩面的工具,为了得到细点的面。)平稳地放在桌子上,然后把每个正在孵化的鸡蛋放在螺上面,只要细心观察,就会发现,有小鸡的鸡蛋会震动,不震动的就是水蛋了。   第二十一天是小鸡的预产期,母亲知道有时候小鸡会比预产期提前一半天出生。于是第二十天母亲向生产队请了假,专门陪在窝边等候小鸡的出生。每隔一段时间母亲便把鸡蛋拿到螺上观察一番武汉癫痫专科介绍癫痫的预防,然后再贴到耳旁听听。好不容易到了下午,奇迹终于出现了,母亲听到了几个鸡蛋有敲打的声音,急忙将这几个鸡蛋的蛋壳敲开,如果不帮忙敲开蛋壳,有些小鸡嘴上没力气就会闷死。不一会儿,几只活泼可爱的小鸡出生了。那天晚上母亲一夜没合眼,直到第二天下午所有的小鸡在母亲的看管和帮助下平安地出生了。造物主真会安排,他们颜色各异,有金黄的、银灰的、雪白的、炭黑的、赭红的,神态也各有不同,有扑棱着翅膀的,有相互追逐的,有搔头弄腮的,有低头啄食的,也有躲在母鸡翅翼下打盹的,看着这十几只活泼可爱的小精灵,我们无论大人、小孩脸上都洋溢着甜蜜与幸福。   小鸡在母鸡和我们的呵护和爱抚下健康地成长,过了些时日,小鸡长得硬朗了,母亲让四娘和五娘抱走了她们的小鸡。剩下的五只小鸡,我们一家人当作小孩,悉心照料着,一有刮风下雨急忙捉到屋里,唯恐它们受冷得病。就这样看着它们一天天长大,终于我们分辨出三只是母鸡,两只是公鸡。母鸡成了家里的摇钱树,从此后,每逢生日我们偶尔会吃到鸡蛋,这在当时已经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了。对于两只公鸡,父亲念叨了几次,想给我们全家办一个庆功宴,但母亲执意不肯,理由是自己家养的鸡怎能残忍地杀害,实则是家里困难不容许这么奢侈。留下一只公鸡给母鸡作伴,一只抱到集市上置换了些布料,给我们姐弟每人做了一个书包。      四   转瞬之间几十年的岁月,如流星划过眼前,现今国家富裕了,人们的生活有了极大改善,不愁吃不愁穿。国家还为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实行了营养计划,免费给学生提供营养早餐,学生的饮食均衡了,身体越来越强壮了,但看着他们把吃不完的鸡蛋一次次地丢到垃圾堆里,我的心一次次被刺痛。今天,尽管有吃有穿富足了,但我们不能忘本,勤俭节约的习惯要有,艰苦朴素的作风不能丢啊!我们该让孩子们牢牢记住过去,只有知道了昨天,才会很好地珍惜今天!   共 320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1)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