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景散文 > 文章内容页

锦瑟无端五十弦

来源:克拉玛依文学网 日期:2019-3-27 分类:写景散文

【导读】:造化弄人,的确是这样。她爱纳兰性德,而这容若公子又偏偏对另外的女子——他的表妹慧儿情有独衷,尽管那位可人儿慧儿也对他专情,奈何一场选秀,入主后宫,摇身变为皇贵妃,他还是痴情不悔。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忽然就想起了「锦瑟」,是李商隐的名篇吧。那么,就在这个六月天,借黑夜里倾盆而下的雨,舞红袖,垂萝裙,拨绿柳,醉春酒,也来弹落十指,吟唱一曲。

就从明末沈钧将军的女儿,又是清朝辅臣螯拜之养女,后为孝庄太后的干孙女儿,康熙皇帝唯一爱过的女人,二阿哥福全宁放弃王位也不愿舍弃,而又一生执情于纳兰性德才貌双全的——青格儿格格落指了。

她怎么可以是貌若倾城为情而去的女子苏宛和宁死不屈的英雄沈钧的亲生,若不是这样的前世,怎会让她的命运多劫?一切皆为天定,她没有力量去改变她的出身。就如同我们每个血肉之躯选择不了自己的父母与出身门第。这一指本该轻轻而落,无非是凡尘中多一条生灵。冥冥之中注定她目睹不了亲生父母的音容笑貌,在襁褓里接受了上天对她的残忍。所以,这一指又不该轻轻而落,于是在最初的琴声里以不经意的落指,却又无端地惊落了一场骤雨。

她又是幸运的,有着一直视如己出的养父,身居高位的养父带给她的是呼风唤雨,集万千宠爱于其一身。对其一个女儿家来说她度过了一个快乐的童年。如若仅仅如此也就罢了,偏偏这位养父不是一般的寻常百姓,而是位居权臣、任由后人评说是忠是奸的的螯拜。再落指想要轻也轻不得,想要重也重不白城市有哪些医院能治羊角风 得,万般无奈,举起,落下,任由了它去。

造化弄人,的确是这样。她爱纳兰性德,而这容若公子又偏偏对另外的女子——他的表妹慧儿情有独衷,尽管那位可人儿慧儿也对他专情,奈何一场选秀,入主后宫,摇身变为皇贵妃,他还是痴情不悔。但她仍是爱他,她可以为他生而生,死而死,哪怕此生只能遥望着他,心已足以,无憾。哪怕是为妾,只要能与他相依,又谈何下嫁,这次第,一笑而过,为风过的痕迹。这爱是发自于心底的真爱,感天动地的大爱,他的好与不好,执拗与倔强,不管他眼里的视线在哪里,心中的爱燃烧为谁,笔下流唱的诗词歌赋为哪个佳人,皆因了她对这个男人一个爱字,都成了她眼里的美好、向往、流连、缱绻。三指再落,掺杂了缘、份,还有阴差阳错的天命,阡陌纵横的注定。无语对苍天,此情天可鉴呵。

她是那个万万千千人们仰之的万岁爷眼睛里唯一的心爱,她是何等的聪慧,怎会不知伟大的玄烨对她的心。可她的心只有一颗,已有人先康熙皇上入驻芳心,纵然这个他只是万岁爷身边的奴才,只要万岁爷龙颜不悦,她和他的小命就会一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专业羊癫疯的医院 命呜呼。爱是无法勉强的,爱的感觉更是如此,她不能欺骗自己的心,亦不能欺瞒别人,她不去为了苟且存世取悦讨好万岁爷,反而恳请其成全。也就是这样眼里无他的女子才令拥有数不清女人的皇上偏偏喜欢了、心疼了,而又爱不得、娶不得、放不得、舍不得、弃不得。叹一声多情帝王,四指落,真是:伊人艳粉娇红满地,君王清歌锦书休寄。

红尘中凡是才女、美人,都有着不一般的人生,她亦如此。纵使得人千万般的怜爱,终是逃不脱与昭君出塞和亲安定边关一样的命运,远嫁尚之信,但她没有昭君幸运,落得个流离失所。她是没有可以选择的第二条路,这在于她深明大义。退一步来说,若她不去点这个头,太皇太后也绝不会去难为她下嫁。后宫任一个格格都可顶替去,何况她是孝庄捧在手心里的干孙女儿。她是明了太皇太后的安排,也出于不得已。不可以嫁皇上,也不可以嫁阿哥,历朝历代为一个红颜血起祸乱的例子犹在,孝庄岂可以袖手旁观手足相残为一女子断送江山?换言之,前明将军之女又怎可以入主后宫,乱了皇家八旗尊贵的血脉?五指停在半空,不忍击出悲伤。泣:人面不知何处,绿波依旧东流。

数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容若思她,福全念她,玄烨寻她,想那才子、阿哥、帝王,为了红颜,找遍河山。只:哀莫大于心死。她没有了却生命,流离江南,隐于市井。故事到了这里也该结束了,本该五指并落,帝王意气指点江山,才子自如挥洒笔墨,谁过谁的生活。偏偏了一个不了情。再遇,都不再是十年前的他们,有爱有恨有不甘心。可以征服天下人的心却征服不了她的女人心,帝王恨。颁了圣旨给她个成全,意在羞保定市那个医院治羊角风好 辱这个不肯把帝王放在眼里的她。她亦是欢喜的,能和深爱的纳兰性德结为百年之好,妾又如何?五指将落,又落不得。原来帝王并非真心成全,不得让已名义为夫妻的她与容若同房。待帝王终明白真的是要给她一个幸福的未来时,一代才子纳兰性德英年早逝,弃她驾鹤西去。欲哭无泪,欲诉无语。至于到时黄泉路上,他二人会不会再度重遇,我们就不得而知了,因为,那已是另一个故事了。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明明白白一个戏说,却生生演绎出这么一个故事来,于史诗是真是假,不得知,于今日看过此戏说的故事,犹如真个儿一个人的人生。

五指并落,琴舞:锦瑟无端五十弦。为,青格儿,一个为爱终其一生的女子。

【责任编辑:男人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