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念】此情只能成追忆

来源:克拉玛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小说纵横
摘要:工作的第一站,也是感情的第一站。 (一)   7月30日,乡村的清晨,九月怏怏地从家里出发,走在那凹凸不平的田间小道上,没有憧憬,没有期待,一眼望到老的生活即将开始。半个小时后到达目的地了,找到领导办公室报到,不用自我介绍,因为从九月这张脸上就看出了:你是某某的女儿吧。待领导把九月领到拥挤不堪的办公室时,正在办公的人都开口了:你是某某的妹妹吧,你是某某的姐姐吧。走了一圈,九月好像只保持了美好的微笑,始终不曾开口,因为也不必开口。   “你是九月吗?”当九月经过一办公室门口时,突然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是的”“吃饭去吧”“不想吃”“去吧,我买了菜,就为迎接你的”,眼镜里那双清辙的眸子,令九月有点温暖,可胆怯的九月不敢答应,初来乍到,怎么能叨扰他人。   8月2日下午忙完工作,想着要去河边搬回寄存的书本,可九月没有交通工具,单位里的同事们都是半生半熟的,能喊谁帮忙?没办法,找领导啰,领导一听说情况,好像得到一好消息似的,说:马上派人帮你,你站在大门口等着。   不一会儿,竟然是他,迎着火热的太阳,兴高采烈地骑着单车飞驰而来。真是纳闷了,被安排做点事,值得这么高兴吗?   坐在那破旧的单车后面,九月望着这已被汗水浸湿的背影,突然觉得这个男孩有几分可爱。一路上,他说得多,而九月只充当听众,回单位后,他一再叮咛九月:以后可直接找他帮忙。这个叫山山的同事成为了九月日后追忆的一员。   停晚下班,九月准备回家,待她刚出单位门,山山骑着单车追过来,说“我送你吧。”“不要!”“坐上来!”“不!”九月兀自地朝前走,而他则不离不弃地紧跟着,“马路上,我们俩这样,别人看着不好吧,给点面子啰!”哎,一个在前走,另一个在旁边推着单车走,左右有不知情的村民当看客,前后有好事的同事当谈客,僵持了里把地,九月还是坐上来了,而他则乐呵呵地骑着吱吱作响的单车,在远处落日的余晖下生猛地踩着。   8月3日早上,九月提着行李出了门。乡村的清晨,空气充满了瓜果的清香,九月走出家后面的山坡,远远地就看见了一个人蹲在一辆单车旁边,“没弄错吧,是他?”不一会,他就看见了九月,匆忙推着单车走近,说:“幸亏来接你了,要带东西,昨天怎么不说?”九月无话可说,只得看他接过物品,也只得坐上他的车。一路上,他显得很快活,好像来接的这个决定有多英明似的,而九月依然是怯怯的坐在车后不言不语,但心中已泛起涟漪。   晚上,九月住在了单位,这是她入住此单位的第一晚。年轻的男女同事们围坐一起聊到深夜,他们散去时,在路上,山山口出狂言:“九月是我的,你们谁也不要打主意!”第二天,这句豪言壮语就传遍了单位,当九月听到,有几分惊喜,又有几分可笑。      (二)   以后的时光,在慢慢流逝。尽管山山依然很忙碌,他来找九月的时光很少,但每次九月回家,他都会主动送、接。然后偶尔几次,他们相约在日落时分一起爬山。而九月也觉得刚工作,应努力表现,从而从未主动去找过他,但九月在这个如火的8月,还是感觉幸福所在,因为有意无意的每一次碰面,那深情的眼神却会令九月有小小激动,原来爱情就在他帮她搬运书本,接送她回家的小事中悄然滋生,就在领导、同事们在她面前夸他如何如何优秀中发芽。   8月30日,九月终于等来了第一个月的工资,这笔巨款早就谋划好了:买一辆单车。尽管父母和山山都曾经说过愿出资先买回来,可九月不愿。九月愿的是他能陪她一起去买。   放了几天假后,九月在外读书半个月,在那个没有手机的年代,书信在这半个月时间中也显得毫无用处,因为书信未到,说不定人就回了。可他却占据九月的心,九月与闺蜜的分享是“没想到,回那个最不愿意回的地方工作,却遇见一个他!”   9月25日,九月从到河边一直在搜索对岸的沙滩上,可答案是令人失落的,因为心里默念过无数次的那个身影没有出现,也许是他忙吧,也许他不记得她回来的具体日子吧。九月回到这个朝思暮想的单位时已是晚上。   9月26日,九月早早的醒了,来到窗前张望,不见他的身影,也没听到他的声音。一上午在恍惚中度日,他怎么了,在哪?终于等到中午,他该回到房间做饭吧,在九月几次路过他房间时,看到的依然是无人。漫长的下午又在煎熬中度过,好不容易等到傍晚时分,依然不见他。晚上,九月多么想去找找他,可她又很犹豫,如果他想见她,他自然会来找她,如果他不想见她,找到他能说什么?九月在运动场上踱来踱去,鼓起勇气走了几步,又折下来,最终没有见到他。那个夜晚,窗外田野里的青蛙叫个不停,九月的心情有点烦躁。   9月27日,中午,九月终于看到了他,那是从食堂端着饭出来,他正好从房间里走出来,“喂,你好!好久不见”“哦,你回来了!”说完,他居然云淡风轻地转身进了屋,剩下九月站在原地,任由泪水滑落,本想还喊他一声,可喉咙好像一下卡住了,发不出声,只得也默默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他这是怎么了?难道我做错什么了?”“为什么他见到我是那么的冷若冰霜?”九月失望至极,也百思不得其解。下午在昏昏噩噩中过了几个小时,整个人都颓废得如同秋后霜打的茄子,浑身无力。   晚上没有吃饭,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他深情的眼神、冷漠的眼神交替着在九月的眼前晃来晃去,失眠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第一次尝试。“为什么?”“明天一定要找他当面问问!”窗外的月华静静地泻了进来,给了九月勇气。   9月28日,没劲地起床,没劲地做事,没劲地吃饭,终于熬到了傍晚,九月一直坐在朋友的房间,也就是他房间的隔壁,等他。当听到熟悉的脚步声时,当清晰地听到他把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时,她走过去,“喂,我想与你说几句。”此时山山背对着她,没有回头,也没有回话。就在这两三秒的时光中,九月觉得无比难受,眼泪已不觉像断了线的珠子,滑落至整个脸宠,颈项,潮湿已漫延至心灵深处,在这还无寒意的9月底,九月已寒意侵身。算了,不必问了,也没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必要了,他的不语,他的不返身,足以表明了态度。   行将就木地过了两天,九月依然没办法不消沉。   9月31日深夜,九月动笔写信:   “见信好!   我决定无论如何要写下这封信给你,即使有可能要面对嘲笑,轻视或尴尬,我都要说出埋藏在心灵深处,无法摆脱,无法抗拒的话语。   在上一个月的日子里,你给了我无微不至的关怀、抚慰、照顾、帮助,我从心底里感激你为我做的一切,我也很乐意接受,你那热情如火的感情让我有了来到这里工作的满足――因为这里有你,更主要的是我迸发了从未有过的念头:相信爱情。   在这几天中,你突然要我冷不防的接受这样一种态度――冷漠如冰,让我有许多时候都已感觉到你对我是情已尽,意已绝,本来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应该要保持沉默,“大度”地接受这一切,再说什么已失去了意义,只能作为你骄傲的资本或轻视我的理由。可是,尽管一次又一次的压抑,劝慰自己,经过这几天日日夜夜的努力,依然不见成效:无法停止不想你,无法不关注着你的一举一动,无法逃避任何一次望着你的背影远去……   有时,我认为你的眼神之中并未完全消失我的存在,不知是我的自作多情,还是确有其事,如果确有其事,那为何又要如此拒我于千里之外?如果没有其情,那为何又不能象对任何一位同事那样望我一眼?   也许你是一位现实得不能再现实的人,所以办事处理感情都自有你的那些清规戒律,但我却是一位唯情而又钟情的女孩,从你那热情似火到冷漠如冰,你叫我这位刚出校门的女孩怎么能平静,坦然地接受呢?   如果你真是觉得对我没说一句话的必要了,那么保持沉默好了,但如果你心头也有那一点点微妙的感情的话,那我衷心地希望你能告诉我这样做的理由。”   ……   青涩的年华,玻璃似的心,小公举的傲,最终这封信只能是九月自己永存――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昙花已落,水自流。九月一个人从小镇上随意挑选回一辆单车,自个儿骑车往返家与学校,偶尔也想起他接送时,老老实实坐在他身后的时光,她也有过用手伸过去拦腰抱着他的冲动,但老觉得感情需慢慢发展,有些事情必须等水到渠成。   到目前来看,有点庆幸,矜持一点不至于让自己难堪吧。   山山态度转变的原因不久便分明了。原来山山遇到了一个自认为一追就能到手,便能达到结婚为目的的大龄女孩。而九月太小,刚满二十岁。九月知道后很是伤心,这么小的单位,运动场上会有四目相对时,走道间会有偶遇时,食堂里会有相顾无言时,一种相思无人体会。哎,早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何必一往情深?   10月,冰冷的校园,九月孤身一人活着。没想到的是,月底山山又回来了,来找她聊天,不过,这时的九月已慢慢习惯了独处,因此只能理直气壮地不睬他了;要接送她,不过,这时的九月已有了属于自己的单车,因此只能斩钉截铁地拒绝了。      (三)   在以后一年的时光里,山山默默地关心九月,如有一次九月骑着单车在一个倾盆大雨的傍晚返单位,早已等候在外的山山,在接到的那一刹那,心疼地脱下衣裳要为她擦;山山也静静地帮助九月,如业务上的指导,在九月外出时主动接过她的工作任务。小小空间中,无数次的交流,无数次的默契,无数次的感动,九月也无数次幻想假如没有中间那段插曲,那该多好呀!可现实总就摆在那,卡在喉梗,横在心里,无数次挣扎后,“还是回不到那天”。   两年后,九月调离了那里,与其说是调离,不与说是逃离。在正式逃离的那天,九月流着泪收着行李,山山来到了她身边,帮她把那些曾经他接回来的书本,送到河边,也送走了九月。而此时用“此情只能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来形容九月最恰当不过了。   湘江北去,古乡镇河边,该告别的终将要告别,九月挥一挥衣袖,最终没有带走一片云彩! 郑州治疗癫痫医院排行榜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口碑好不好老年癫痫患者怎么饮食荆门看癫痫上哪个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