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经验 > 文章内容页

于谦真的是被冤杀的吗

来源:克拉玛依文学网 日期:2019-4-25 分类:写作经验

正统十四年(1449年)十月十五日,李进于北京西直门外民郊的家中去世。李进没有预料到自己的死亡,他并非自然死亡,他是被杀的,谋杀他的,正是兵临北京城下,四出游骑劫掠的瓦剌士兵。

李进年少时努力读书,但考中生员之后,再未能前进一步,最终弃学从商,担负起养家糊口的重任。李进死亡时只有三十八岁,身后留下三个儿子与四个女儿,这个原本尚算富足的家庭,随着男主人的意外去世,以后的日子将倍感艰辛。

李进只是北京保卫战中京郊死难的百姓之一,在瓦剌军在北京城下到处肆虐的那几天,除了李进,京郊还有不少普通人家遭到了抢劫,乃至遭遇了和李进同样的命运。对于更多的百姓来说,给他们带来生机的不是皇帝,而是一个名垂千古的名字——于谦。

“忠肃”和“忠愍”

现在后人称呼于谦,大多称其为于忠肃公,因其谥号“忠肃”。现在在杭州西湖旁的于谦墓碑上的碑文,就是“大明少保兼兵部尚书,赠太傅谥忠肃于公墓

”。不过于谦开始的谥号并非“忠肃”,而是“忠愍”,就连这个谥号,也是在他死后三十二年,才由明孝宗追谥的,直到万历十八年(1590)年,那时于谦已去世了一百三十三年,万历皇帝才改谥为“忠肃”。

“肃”和“愍”一字之差,天差地别。

《谥法》曰:刚德克就曰肃;执心决断曰肃;在国逢难曰愍;使民折伤曰愍;在国连忧曰愍;祸乱方作曰愍。

可见,“肃”显然是个美谥,而“愍”用在于谦身上,虽然不算恶谥,但与“肃”相比,相差不是一点半点。

从无谥到有谥,从平谥到美谥,可以简略看出于谦的一生。

于谦的前半生

于谦来自于一个官宦世家,从高祖于夔起就出仕为官,曾祖父于九思和爷爷于文明都为官多年,他父亲于仁并未入仕,选择了隐居。

于家自于九思起家中就悬挂文天祥的画像,以这位南宋名臣为偶像。1398年5月13日于谦在家中出生的时候,家人都不会料到,这个小婴儿日后的名声与成就将远远超过文天祥。

少时的于谦也以文天祥为偶像,读书时也不忘在旁悬挂文天祥像,1410年,他写下了那首著名的《石灰吟》,当时于谦十二岁。

于谦的偶像文天祥

于谦的前半生,算得上比较顺利,二十三岁中进士开始仕途,为官十九年,巡按山西、河南,轻骑走遍辖区,考察民情,处理积案,官至兵部左侍郎,期间可用“一身正气、两袖清风”来概括,博得了刚正清廉的名声,已成为当时名臣。

民心是最能体现官员本质的,到他离任时,数千百姓俯伏请求他留任,连当地藩王也为他上书,为官如此,实在只是于谦的本性而已。

至正统十三年(1448年),于谦被召回京师,当时他已五十一岁,若照如此发展下去,小心谨慎求个告老还乡,似乎也近在眼前,如此后人会只知文天祥而不知于谦。

但命运在他回京的第二年,跟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此时的于谦不会知道,他的生命只剩下八年,而在这八年里,他的所为,将光耀千古。

土木之变后的明朝

正统十四年,发生了震惊朝野的土木之变,明英宗率领的二十余万明军精锐在土木堡被瓦剌歼灭,英宗被人也做了俘虏。(关于土木之变的具体内容,小院之前已有数篇文章进行详述,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

消息传到京师,举国震惊,北宋靖康之变的奇耻大辱又浮现在大家眼前。当时明朝面对的情况是三大营精锐已丧,京师只有老弱疲卒不足十万,居庸关外重镇大同已被瓦剌打残,自保尚且不足更无力出战。

另一重镇宣府,总兵杨洪虽称良将却闭门不出,连皇帝在土木堡被围也未发一兵一卒救援,在瓦剌大获全胜士气正锐的情况下,能守住宣府已经不错,遑论出兵野战,沿线堡垒更不是被占就被弃守,全无防御体系可言,整个塞外已成瓦剌军队的猎场。

朝廷内部,群龙无首,人人自危,南逃避祸的风气已经开始蔓延,首先要解决的,就是战守问题。瓦剌兵锋咄咄逼人,若是全力奔袭,不出十天就能到达紫荆关或居庸关下,以现在明军的实力,长城被攻破只是时间问题,到时瓦剌骑兵就是一马平川,可以再无阻碍地直抵北京城下,事实上后来他们也是这么做的。

力主抗战与另立新君

于谦的上级,兵部尚书邝埜已在土木之变中死难,他成了兵部的代表。在八月十八日监国的郕王朱祁钰主持召开的御前会议上,首要问题就是解决战守问题,于谦亮明了态度,当场对南迁派大臣提出的迁都计划提出严厉反对,并以北宋为例,指责南迁为亡国之论,以一己之力说服了郕王及王室决定据守。

谦厉声曰:"言南迁者,可斩也。京师天下根本,一动则大事去矣,独不见宋南渡事乎!"

王是其言,守议乃定。

英宗在土木之变中的表现一无是处,不过他还是给自己的社稷留下了两条后手。

一是他本人没有丧生而是被俘虏,这直接导致了也先以为奇货可居,挟持着他到处敲诈又到处碰壁,最后才恼羞成怒,直到五十多天后才发动对北京的攻击,这给了京师相对充足的备战时间。

二就是没有带上于谦随军,有人说土木之变是文官群体一场阴谋,这种说法本人不以为然,土木之变中死难的高级文官群体比武将勋贵只多不少就足以说明问题,连户部尚书王佐、兵部尚书邝埜这样的顶级文官都被一网打尽,更不用说品级稍低的高级文官,这些人不死,以后的内阁怕是要由他们把持。

于谦不在死难文官名单中,是由于他不是兵部一把手,奉命留守,否则也要随军出征,那样的话历史恐怕要从此改写。

于谦的作用很快就发挥出来,除了力谏郕王,乃定守议外,他还在朝堂之上平定了一场内讧。群臣早对王振不满,请求诛杀王振党羽,王振死党马顺出列斥责,引起公愤,被群臣群殴,当场毙命。

血溅朝堂,这不是小事,当时郕王刚刚摄政,这种情况,换了谁恐怕都有点害怕,一名大臣在自己面前当场被群殴打死,难保暴怒的人群不冲向自己,郕王恐怕群臣意气用事,对自己不利,起身就想离开。

如若郕王顺利逃走,免不了事后追究责任,王振还有很多党羽,为求自保不进谗言是不可能的,朝堂上动手的大臣恐怕都拖不了干系,在国家面临外患的情况下,再来一场内忧,后果不堪想象。在确保郕王人身安全的前提下,能在当场就把事情讲清楚,显然再好不过。

在如此混乱的局面下,站出来的又是于谦,他从后排奋力挤到郕王面前,扶臂劝导:“马顺等人罪该诛死,打死勿论”,郕王没有异议,这等于赦免了众人手撕马顺的罪名,群臣这才停下来,而这时,于谦的袍袖都已在拉扯中全部裂开,可想而知场面之混乱。

(王惧欲起,谦排众直前掖王止,且启王宣谕曰:"顺等罪当死,勿论。"众乃定。谦袍袖为之尽裂。)

事后,吏部尚书王直自叹一百个王直也比不上一个于谦,从此,于谦确立了威望,被朝廷上下视为中流砥柱。

(吏部尚书王直执谦手叹曰"国家正赖公耳。今日虽百王直何能为!)

社稷为重君为轻

对于谦来说,这只是他高光时刻的开始,他一心想保护的是大明江山和广大人民,君王在他心里,是次于社稷的。所以为了避免也先拿被俘的英宗敲诈,他迅速顺应民意,主导了郕王即位,即景泰帝也就是明代宗。同时严令边关守将,不得受瓦剌以英宗为要挟,骗开城门与骗取赎金的欺诈治疗儿童癫痫病药物哪些见效快行为。

这些做法,在当时无疑是正确的,于谦并无拥立之心,这点在他之后的表现可以看得明明白白,与之对比鲜明的是徐有贞、石亨、曹吉祥之流所谓夺门功臣,令人不齿。不过这也得罪了朱祁镇,成为英宗复辟之后于谦被清算的原因之一。

代宗即立,瓦剌的筹码就失去了作用,也先凶相毕露,终于集结大军杀奔京师而来。

自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以来,北京还没有遭受过如此大军压境的战争威胁,正所谓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这句话到了经受考验的时刻,在徐有贞们吵吵嚷嚷的迁都主张终于被否定后,舞台都留给了于谦。

于谦的对手

于谦的对手是也先,他的名字拼法是ESEN,在今天似乎该翻译手术治疗癫痫病会好吗成伊森。这是位值得如何预防和治疗老年癫痫病尊重的对手,他虽然没有蒙古黄金家族的血统,但做得比铁木真的子孙更好,他结束了北元灭亡以来蒙古高原上乱哄哄的局面,凭借武力把瓦剌、鞑靼、兀良哈三部分蒙古又重新统一起来,又收服了建州女真,西北的哈密等诸卫也俯首称臣。

到了1448年时,也先实际掌握的蒙古汗国已经控制了东起女真,西达小孩有癫痫病吃西药有什么后遗症哈密及其以西的裕勒都斯河流域,北抵叶尼塞河上游,南临长城的广袤地区,史称“漠北东西万里,无敢与之抗者”,不得不说,这是伟大的军功。

如果他生命后期不那么骄纵,有他前期一半头脑的话,将给明朝带来长期而强大的威胁。不过至少在正统十四年的这个十月,伊森兄刚刚收获了土木之变这个超级胜利,志得意满,兵锋看起来锐不可当。

作为敌人来说,也先凶狠狡诈,军事经验丰富,是个天才的指挥官。而他对面的明军指挥官于谦,虽则名为兵部尚书,却只是个文职,从未有过战场经历,现在要扛起抗战大旗,加上两边实力的对比,委实有点让人心里没底。

于谦能成功吗?当然是成功了,至于细节,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