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优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根】亲情_1

来源:克拉玛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优美句子
摘要:生命中总有一些不幸发生,留给心中一种无法释怀更无法忘却的疼痛。爹不知道,他的离去,收缴了女儿生命中的所有阳光。他离去后,他的儿女、他的弟兄、他的外甥、他的邻舍、甚至那个收牵牛花种子的老人和他一直疼爱的老猫都在为他悲伤…… 一   我从没去过姥姥家,也从未见过姥姥、姥爷和大姨。至于三个舅舅,也仅从娘捎来的照片上见过大舅,一个温和慈祥的老人。依稀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二姨来过我家,个子不如娘高,脸面也不如娘好看,但和娘一样的善良和蔼。所以,我对姥姥家的感情很淡。生活中,几乎从不会想起,但却也永远不会忘记。   自从娘去世后,人到中年的我竟对临沭这个娘出生的地方越来越眷恋,以致每每听到人说起临沭,都会莫名其妙地激动一番;要是见到从临沭来的人,更会感觉颇为亲切。这或许就源自那份血脉相连的亲情吧。   用三姐的话说,娘一辈子瞎命,尽埋在病里了。娘没病的时候,我还不记事,等我记事的时候,娘便一直病着,时好时坏。   娘病好些的时候,还去过姥姥家。其时,姥姥姥爷早已不在世了。娘在家老小,我在家又是老小,所以,爹娘陪伴的日子比起老大是少之又少。   听大姐说,姥姥姥爷活着的时候,娘每年都去一次姥姥家。爹杀了家里早就留好的那只大公鸡,娘把它放在锅里细细地炖,待诱人的香味从锅中飘出,娘便熄了火。等汤冷却后,娘将煮熟的鸡从锅里捞出,拆肉,连同鸡汤,再蒸上一锅馒头,一并送到姥姥家。娘做这一切的时候,神情专注而认真,有条不紊,像是在举行一场神圣的仪式。那可是娘对姥姥姥爷满腔的思念与疼惜。看着围在一边垂涎三尺的几个姐姐,娘把鸡骨头放在磨上磨碎,放上豆腐、葱花油盐,煎鸡骨头丸子给她们解馋。   娘病着的时候,我们从来不提去姥姥家的事,娘自己去不了,也不再提。娘感觉自己病着便已拖累这个家,更开不了口让爹去看看。自从娘病重后,加上年纪也大了,就再也没去过姥姥家,直到病逝。   由于离姥姥家远,加上日子拮据,我们和姥姥家很少走动。   听三姐说,以前,二姨夫曾来我家借过钱,说好借三百,娘硬是给了五百。当时,五百元几乎是家里所有的积蓄。二姨夫本来说好一年后还,结果,快三年了,还没有动静。每当几个姐姐提起,娘都会说:“你二姨没有钱,要是有,早就还了。”后来,二姨夫终于来还钱了,娘却没全要,只收了三百。为这事,要强的三姐揭过娘好几次,说娘傻了。每次,娘都会很歉疚地说:“亲人帮亲人,无亲来帮愁煞人。那是你二姨,又不是别人,不就二百块钱吗?我们过得比她家强,老天饿不死瞎鹰,我们没有这几百元钱,没什么的。”三姐又说:“数你有。”娘便讪讪地笑笑,不再说什么。   现在,我才明白,那里面该包含了娘多么深厚的姊妹亲情啊!      二   俗话说“打断了骨头连着筋”。时间可以让人丢失一切,亲情却是割舍不去的。即使有一天,亲人离去,他们的爱却永远留在子女灵魂的最深处,吸引着他们探望亲人的脚步。   一年暑假,我在家陪娘,有推门声传来,伴着狗叫,一群人涌进院子。我正莫名其妙地瞅着,走在最前面的一个近六十岁的妇女说,她们是从临沭来的,来看三姑。我一听,知道是姥姥家来人了,便欢喜地跑回屋里报告娘。娘一听,没牙的嘴一瘪,眼泪便迅速流下来。一番介绍后,原来是几个舅舅家的哥哥嫂嫂,还有侄子侄女。我自然一个也不认识,娘也认不全。他们姑姑、姑奶奶地叫着,叫得娘笑一阵、哭一阵。娘满脸的幸福与激动令人动容。   我连忙打电话告诉姐姐,她们都迅速赶来。真是奇怪,从未见过面,却个个看起来亲切友善,好像熟识很久的样子。欢声笑语把小小的院落塞得满满当当。   谁知,幸福来得突然,走得也突然。   第二年,娘便因脑梗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姥姥家来了几个表哥和侄子,和我们一起送走了娘。   我知道,娘走了,我们离姥姥家的路越来越远了。   猛然记起娘临终前的那段日子。   也是暑假里的一天,我陪在娘身边。“妈——”娘苍老的声音吓了我一跳。   “妈——”又是一声,那声音听起来让我既害怕又别扭。我大声喊:“胡说什么,你妈在哪里?”娘便讪讪地矢口否认。   这种状况持续了很久。   在医院最后的日子里,神志不清的娘不断地喊着“妈——”,那声声唤,揪得我的心生疼。   我知道,对姥姥的思念,是娘一辈子不了的心愿。      三   娘走后,八十岁的爹多次提议要去姥姥家。孩子的爸爸对我说,等放暑假我们一起陪爹去姥姥家,了却爹的这份心愿。   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让这事最终没能成行,也让爹没了这个念头。   听三姐说,爹曾带着钱到和我们住在一个村的五姨家,也就是娘婶子家的妹妹家,把钱一份份数好,写上名字,让五姨给捎到临沭,说是不能欠太多的人情。结果,被心直口快、伶牙俐齿的五姨狠狠地数落了一通,五姨那语气和娘真像。“你这个小老头,怎么傻了,他们都是小辈,来看看姑姑、姑父,那是应该的。您这么大年纪了,这样做,是去还账吗?”   五姨的一番话,说得爹哑口无言,收起钱,没趣地走了。自此,爹再也不提去姥姥家的事。   生命中总有一些不幸发生,留给心中一种无法释怀更无法忘却的疼痛。   谁也没有想到,这事不久,身体健壮的爹竟在一场车祸中撒手人寰。   这份心愿就这么不了了之。      四   随着阅历的增多,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对亲人间那份心灵相通的亲情感叹不已。   娘离世前的那个夏天,远在四川的九十岁高龄的大伯不远三千多里,从四川奔赴山东老家探亲。女儿女婿相陪,自驾,几天几夜,累了,就找宾馆住下,一路奔波,为的就是看一眼自己日思夜想的亲人。   大伯因两次抗美援朝立下赫赫战功,退休后,便住在四川一所干休所的疗养院里。这些年,远离家乡的大伯对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一诗传达的思亲之情该是体会深刻的。“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这份刻骨的思念如蝼蚁一般在每个寂寂的夜里啮噬着大伯的心魂,特别是二伯去世后,大伯对家乡亲人的思念如日剧增,怕这辈子再也不得相见的遗憾再次临到,大伯置身体已经到了不便出远门的事实和儿女的万般阻拦于不顾,毅然成行。   大伯给三个弟弟每家送上八千元钱和一些礼物,住了几天,便回去了。住的日子还不如在路上的时间长。   娘走后,大家唏嘘,幸亏大伯这次来了,不然,这辈子不得相见。   由于大伯年事已高,再也经不起太多的波折,大伯家的姐姐告诉四叔,老家的事以后尽量不要告诉大伯了。谁知,爹出事的第二天,大伯就打来电话,第一句就问起:“三弟怎么样?”四叔没憋住,告诉了大伯。   我不敢想象大伯听到爹出事的消息后该是何等的伤心。谁能想到,那次相聚后的分离竟是永久的别离。   犹记得当爹听说大伯从四川来了到时候,八十岁的爹扔下手里的活计,一路小跑着跑回家。爹做梦也没想到大伯会来。爹进门就哭,捧着大伯的手,边哭边说,“老哥哥呀,老哥哥,还以为这辈子见不上了呢!”大伯走后,爹一直说见到哥哥还没哭够。   是冥冥之中上天就这么安排好的,还是那份血浓于水的亲情将他们紧紧相连?   我更不敢想象,爹在被那车撞倒的那一瞬,该是有点多少的不舍,就像他的亲人舍不得他一样。   爹不知道,他的离去,收缴了女儿生命中的所有阳光。爹的身体那么强壮,竟然就这么走了,我真想看到爹老到走不动的模样。   爹不知道,他离去后,他的儿女、他的弟兄、他的外甥、他的邻舍、甚至那个收牵牛花种子的老人和他一直疼爱的老猫都在为他悲伤…… 河南哪家癫痫医院好要怎样诊断癫痫病呢黑龙江哪个癫痫医院看的好?武汉专治癫痫病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