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墨海】渐渐沉没

来源:克拉玛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影视戏剧
夜,总是来得特别得早,刚刚八点,黑暗已经笼罩了整个城市。   城市东边,颐和小区一栋三楼的房间里,心雅正在餐厅里吃饭。   心雅今天觉得特别不舒服,但也说不好是哪里不舒服,只是头昏沉沉的,提不起劲来。   老公说,可能是单位空调开得太大的缘故,让她吃完早点休息。   听了老公的话,心雅饭也没吃完,搁下筷子,简单梳洗下就走进了卧室。   她掏出手机,设置静音、扔床头、直接躺倒。   躺到床上的心雅,尽管眼皮沉沉,却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翻来覆去,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慢慢进入了梦乡。   迷迷糊糊中,听见有人在喊她:“小雅,小雅,救我!”   心雅费力地想要睁开眼,可是眼皮沉沉,却怎么也睁不开。模糊中,只见眼前一个人影,摇摇晃晃,拼命向自己伸出一只手来,让自己救她。   心雅心中着急,挣扎着伸出手去,想抓住那手臂,可就在她的手将要触到那直直的手臂时,突然从旁边伸出一只黑手,将她猛地一推,那人影向后一仰,只听“扑嗵”一声,心雅一下从梦中惊醒过来。   醒来的心雅,一身冷汗。想起梦中的情景,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颤。   美丽!她的脑中猛然跳出一个词。   她急忙拿起手机,手机和睡前一模一样,没有未接电话也没有短信,只清楚地显示着,现在是午夜一点半。   看着没有任何异常的手机,心雅放松了许多。睡意全消的她,本想摇醒老公,与他说说梦中之事,可是看见老公睡得正香,也就打消了喊醒他的念头。   靠着床头,心雅再次回想刚刚的梦境,担心地想:美丽不会出什么事吧?她又拿起手机,手机里确实没有任何异常,顿觉心中稍安。想来那天听说美丽借钱,自己又担心她了。唉,难怪美丽老说自己是操心的命。   想起与美丽的相识,那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心雅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夏日的午后。   班长孙伟忽然走过来,对正在抄表的心雅说:   “心雅,班里新分来一个女工,在车间王主任那里,你去把她带过来。”   孙伟既是心雅的班长,也是心雅的师傅,那时候心雅才刚刚出师。   “好的,师傅。我抄好表就去。”   心雅扭过头回答道。   走进车间办公室的时候,心雅眼前一亮:在满眼是工作服的房间里,一个穿着红衣的女孩,正站在王主任的办公桌前。只见她高高的个子,白皙的皮肤,穿着时髦,好似一朵盛开的玫瑰,让人忍不住地欢喜。   真漂亮!心雅心中不由赞叹。   心雅走到主任面前:   “王主任好!”   “心雅,你来得正好。这是分到你们班的小王——王美丽。”   主任说着,又指着心雅对美丽说:   “这是林心雅——小林师傅,你跟她去班组吧!”   美丽和心雅的眼神对视、碰撞,然后相互微微一笑,彼此的喜欢,尽在不言中。   “跟我来吧。”   心雅边说边拉着美丽的手,向门外走去。   “美丽,这名字真配你。”心雅看着美丽说。   “小林师傅,你别笑话我。”美丽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呵呵!今儿我也当师傅了。”心雅抿嘴笑个不停。   ……   说笑之间,两人来到了车间。正在忙碌的男师傅们,看见来了一个美女,马上交头接耳,纷纷议论起来,估计谁都想带这个徒弟吧。   心雅拉着美丽径直走向班长室,将美丽带到王班面前。   “师傅,她叫美丽,王美丽。美丽,这是我们王班。”说完,心雅转身打算离开。   “心雅,你等等。”王班喊住心雅。   “王美丽,欢迎来到一班哈。我看你和心雅挺有缘,这样吧,你暂时先跟着心雅,熟悉熟悉环境,学习一下简单的操作,过一阵再给你安排一个师傅吧。”   “心雅,你就辛苦辛苦,美丽就交给你了。”   “啊?师傅,我不行的!”心雅大吃一惊。   “有什么不行的?你们女孩子交流起来比较方便。你先领着她熟悉熟悉环境、系统,教教简单的操作。”   师傅声音一高,心雅没敢再多言,再说心雅也很喜欢美丽。   “这是更衣室的钥匙,你领美丽去看看吧。”说着,王班将一串钥匙交到了心雅的手中。   打这以后,心雅天天上班都带着美丽。她教美丽熟悉车间里的一切,包括熟悉设备和系统,看表、抄表、开关阀门等等,还和她一起去宿舍、澡堂、食堂、医务室等地方。   上班时间,两个人几乎形影不离,羡煞了班组里的男同胞。   一个月后,心雅和美丽签订了师徒合同,美丽正式成为心雅的徒弟。   就这样,心雅与美丽,两个年纪相仿,性情相投的女孩子,很快就成了亦师亦友的好朋友。虽然心雅只比美丽大三岁,但是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都比美丽成熟稳重得多,所以照顾美丽的任务就落到心雅的肩上。而美丽却在穿衣打扮上传授心雅很多,比如颜色的搭配,衣料的选择等等。   美丽很聪明,但是工作起来,基本属于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尽管心雅有时候也说她,但她总是有理由,而且很会撒娇,心雅拿她也没办法。不学就不学吧,只要工作不出错就行。每当美丽操作时,心雅都会特别留心,生怕万一出什么岔子。好在不久,仓库缺人,美丽主动要求去了那里,虽然工资少点,但是工作很轻松。这样心雅与美丽两个人虽然分开了,她们的友谊却持续着,不减反增。   时光飞逝,转眼十多年过去了。   心雅与美丽都有了各自的家庭和孩子。更巧的是,心雅的老公肖克与美丽的老公李建强竟然是初中同学,这让两家人走得越来越近,时常相聚一堂。   心雅倚靠着床头,想着陈年往事,眼睛渐渐眯了起来……      二、噩耗   “心雅,心雅,快起来,你怎么坐着睡着了。”心雅睁开眼,只见老公正在慌忙地穿衣服。   “快起来吧!已经快八点了……”老公话没说完,就急忙忙地跑出了卧室。   八点!坏了!心雅手忙脚乱地穿好衣服,老公已经从洗手间出来了,说了声“我先走了,”便小跑着出了家门。   因为起晚了,孩子已经独自去了学校。心雅简单梳洗了一下,拿起包准备出门,忽然想起手机还在床头,于是返回卧室。拿起手机时,她习惯性地点亮手机,这一看,心雅立马慌了——二十几个未接来电,有美丽家的座机,也有她的老公李建强的手机号码。   美丽真的出事了!心雅慌乱地将电话回拨过去,手微微颤抖着。电话嘟嘟地响了两声,就听见:   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心雅又拨打李建强的电话,电话提醒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再拨,还是通话,再拨……   终于,电话通了。   “美丽怎么啦?出什么事了?我刚刚看见你的电话。”   心雅迫不及待地问。   电话那头呜咽着,许久没有出声。   “你快说呀?美丽到底怎么啦?”   也许只有两三秒的时间,心雅焦急地似乎过了很久很久。   “心雅,美丽……美丽她……死了……”   随着李建强断断续续地声音传来,心雅只觉得头脑嗡的一声,一下跌坐在床边……   再次拨响李建强的电话,心雅已经坐在了出租车上。她的眼泪未干,头脑却渐渐清晰,美丽是怎么死的?美丽为什么会死?一个个疑问在心雅的头脑里盘旋,挥之不去。   电话里,李建强告诉心雅,昨晚他和美丽吵架,美丽离家出走。早晨在乘槎山下的水库里,晨练的人发现了美丽,已经溺水身亡。由于乘槎山离陈州分局很近,发现的人直接去分局报的警,警察初步判定是投河自杀。他现在在分局里。      三、陈州分局   陈州分局,坐落在陈州区的老街上。   由于陈州区是一个老城区,面积不大,所以辖区内的派出所大部分都在四周,反倒是分局距离乘槎山最近,只有几分钟的车程。   心雅对陈州分局并不陌生,她的表哥就在分局,前年刚刚提拔了局长。以前表哥还是刑侦队长的时候,心雅来分局找过表哥几次。心雅一直很喜欢案件的分析,那时候一心想考取律师,所以常常向表哥咨询一些关于法律的知识。后来由于孩子的出世,一切都搁置了下来。这些年,她完全放弃了自己的理想,只是闲暇时还是喜欢看推理小说,破案的电影。   陈州分局到了,车慢慢靠边停了下来。心雅擦了擦满脸的泪水,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迈步向分局的刑侦室走去。   刑侦室的门开着,屋里的人不多,只有三名警察和李建强在。李建强背对着门,坐在一张紧靠着右墙壁的桌前。他的对面坐着一名警察,正在边问边记录着什么,一切都显得例行公事。其它两名警察则面对着门站着,抽着烟,不时地望着对面这个可怜的男人。   心雅的到来,让室内站立的两人楞了一下,随后李建强对面的警察也抬起了头。李建强意识到背后有人,也扭过头来,看见心雅,疲惫的脸上,立刻泪如泉涌。他站起身来,一把抓住心雅的手,哽咽道:   “心雅,心雅,美丽她……”   要不是在警察局,估计他一定会抱着心雅嚎啕大哭。   泪水再一次模糊了心雅的双眼,她强忍住内心地悲痛,只是一动不动地站着,她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眼前这个有些陌生又失态的男人。   警察让心雅坐在靠左边的长椅上稍等,便继续与李建强的谈话。   谈话的内容都是一些简单的问答:什么美丽是几点离家的?你们为什么吵架?你是几点发现她不在的?后来做了些什么?是一个人在家吗?谁可以证明你在家等等,李建强一一作了回答,心雅也大致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据李建强讲,这次他出差回来,听说美丽借了很多钱,就问她借钱干嘛?借了多少钱?她不是含糊其辞地不肯说,就是气哼哼地说“不要你管。”想着美丽经常在麻将桌场里鬼混,输掉了不少钱,李建强气就不打一处来。   昨天和几个朋友喝酒,吴信喝多了,嘴里含混不清地说,美丽借了他十万块钱,还说主要是看在李建强的面子上。李建强当时就恨不得揍他一顿。妈的,明知道她爱赌,还借这么多钱给她,什么意思嘛?十万块,你他妈可真大方?想着吴信每次麻将桌上看美丽的眼神,李建强就恨得牙根痒痒。   朋友面前不好发作,李建强带着一身酒气,回家就与美丽吵了起来。李建强越是问美丽借没借吴信的钱,美丽越是不说。双方争吵起来,什么难听骂什么,似乎不把对方伤到骨子里,就不解气。后来,李建强终于忍不住动了手。于是双方厮打起来,茶几推翻了,饮水机也倒了,客厅里一片狼藉。待到双方筋疲力尽,美丽捂着脸坐在地下嚎啕大哭,李建强则歪倒在沙发上,昏沉沉地睡去。   当李建强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   他口渴得厉害,大声地喊着美丽,这才发现美丽根本不在家。   他越发来气,一边扶起倒地的饮水机,一边骂骂咧咧地倒了杯水。   一杯水喝下去,李建强清醒了许多。想想美丽每次赌气出去,一会就回来了,今天都四点了,怎么还没回?于是他赶紧找出手机,拨通了美丽的电话,可是手机里却传出“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李建强心中忽然感到有点害怕,是不是自己昨晚下手太狠了?这么冷的天,美丽该不会出事吧?   尽管是深夜,李建强还是拨通了心雅的电话,可是电话一直响,却没有人接听。经验告诉他,美丽肯定不在心雅家。如果在,即使心雅不打电话给自己,肖克也会打电话给自己的。顾不得后怕,他赶紧给美丽的几个麻友打电话,麻友要么没接电话,要么说自己不知道。   六点多了,美丽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李建强慌了,顾不上头还晕乎乎的,开车就出了小区。他本来打算去美丽的父母家看看,谁知在他开车经过乘槎路的时候,却看见很多人向乘槎公园跑去。鬼使神差,他停下了车,走了进去。就这样,他看见了被警察刚刚打捞上来的美丽……   正在警察让李建强核对签字的时候,门口传来了撕心裂肺地哭喊:“美丽啊,你怎么就走了啊?我的美丽……”   还没等心雅反应过来,美丽的母亲就扑到了李建强的身上,撕扯着、打骂着,而李建强则任由美丽母亲的打骂,小小的刑侦室立刻乱了起来……      四、乘槎公园   美丽就这样死了,公安局最后给出的结论是:溺水身亡,系自杀。   这样的结果,别说是美丽的父母,就是心雅也很难接受。相对于美丽的父母,口口声声地要李建强偿命,心雅觉得她的那帮麻友,嫌疑更大。心雅清楚地知道,杀人要有动机,要么为财,要么有恨。李建强和美丽夫妻这么久,不会因为吵架就杀人。而赌徒,在输红眼的情况下,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   心雅不相信美丽会自杀。想到那个恶梦,想到梦中极力伸出的手臂,想到美丽后仰的身体,一切都是在提醒自己,是有人将美丽推入水中。   乘槎山就在心雅家的西南方向,紧邻乘槎路。这两年因为市区开发,山下原本只是一涧溪水,自东向西缓缓而去。现在依山傍水,建成了一个休闲的小公园。   郑州比较好的癫痫治疗医院在哪?陕西癫痫权威医院癫痫病怎样治疗才会好武汉老年癫痫病的早期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