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官场 > 文章内容页

【流云追梦杯】军营里的世外桃源

来源:克拉玛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职场官场
摘要:怀念湘西,怀念军分区仓库的那段生活,更怀念那里的人、树、狗。 泡一杯桂花水,黄黄的、小巧玲珑的四瓣小花一个一个地飘洒在清澈的水中。随着水的升腾而上下浮沉,鼻中早已溢满了花香,我深吸一口气,淡雅的桂花香透彻心扉!   眼前不由浮现出一棵棵翠绿挺拔的桂花树,它外形普通没有骄人之处,但那叶片永远散发着诱人的绿色。正像穿着军装的英姿飒爽、意气风发的军人。绿叶中间隐藏的嫩黄小花,悄悄绽放着迷人的香气,不正像军人身上散发出来的优秀品质吗?我的思绪飘到了湖南吉首,正是在那里,我平生第一次见到了桂花树。在那个对北方人来说的所谓的“南方”,我第一次坐船漂流,第一次下河游泳,第一次见到桔子树和柚子树……   太多的第一次,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至今难忘那段岁月。那一年,在电话中得到一个意外的惊喜,丈夫给我们说军分区的领导想让他去看管军区仓库。当个仓库主任,这是个什么官呢?我们对此一无所知,只在电话里鼓励他,领导让你去就去吧。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工作,一切听从领导的安排。后来丈夫果真从县武装部调到了军分区仓库,听说是看管枪支弹药。暑假很快来到,我第一次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吉首市。仓库也算军事重地,看管严密,来到大门外,我首先看到紧闭的两扇大铁门。它像一个面目森严的将军牢牢注视着门外的人,我环视四周,只见这里地势险要,四面环山。丈夫叫了里面的民兵开门,门一打开,从里面窜出几只狗围在我们跟前。我吓得往后躲,但那几只狗并不咬我,一个劲的向我们摇尾巴,嗅个不停。我从小就怕狗,心里紧张得要命,想到以后要与这么一群“朋友”相处,该如何是好呀?   狗狗到底是通灵性的动物,不几天便与我熟识了。见它们个个对我很友善,我悬着的心也放下了。慢慢熟悉了这个新家、新的乐园,我们的房子是一所比较旧的平房,周围除了存放枪支军械的一些高大的库房,只有几间民兵宿舍。除此之外,仓库里种着一大片柚子树,我们的房屋掩映在大片大片的柚子树中,四面山上全是老百姓种的桔子树。住在这里,着实有一种田园的乐趣呢!陶渊明写的“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正是我的心情写照。   丈夫的工作是管理十个民兵,看守好这方“重地”。院墙四周安着摄像头、电网,每天都有民兵轮流站岗。不管白天还是晚上,丈夫都要“入园”巡视,严密注视着安全。我才明白那些狗狗的工作,养它们不是玩耍的,它们也是看守门户的“重兵”!我在家里呆闷了,也会跟随丈夫巡视,算做散步。大大的柚子园里,树木长得非常高大茂盛,一棵棵像巨人般矗立着。更令我惊奇的是,那一个个像葫芦样的小柚子经过一个炎热的夏天,会奇迹般变得肥胖起来。第一次见到柚子树上结的果子,就像猪八戒见到人参果一样惊喜。果园里还有民兵特意开恳出来的菜地,他们也会自给自足,种一些韭菜、萝卜、白菜、辣椒、茄子之类的新鲜蔬菜。沿着白净的水泥路,在园中绕来绕去,还能看到几个较大的水塘。池中蓄满了清水,仔细一看,竟有意外的收获呢!原来里面养着十来条肥胖的草鱼,我将割来的青草扔在水中,看着它们张着大嘴抢着吃食,别有一番情趣。   每天欣赏着碧绿的植物、纯净的蓝天,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我们的工作和生活轻松、惬意。丈夫没有久坐办公室的压抑;也没有无休止地在电脑前写文章的烦恼、劳累;更没有在机关与领导、同事处理复杂关系的矛盾。我觉得那时的他更像一只展翅飞翔的鸟儿,海阔天空,自由翱翔!时常陪伴在他身边的是一只被唤作“大龙”的大狼狗,真是有缘,他的名字中也有一个“龙”字。从此以后,两个“龙”形影不离,结成了亲密的好伙伴。大龙记忆力很好,几年前见过的人也会记住,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总是注视着你,显得很温和,虽然体形庞大但不会让人感到害怕。还有另外的几只,我们分别给它们起了名字,毛色黄的叫“阿黄”,毛色花的叫“阿花”。它们有时跟着我们忠实地巡逻,有时在园子里打闹玩耍,有时关久了也会偷跑出去游玩。   有一次,阿花像生病了一样,无精打采的。整日卧在我们房里睡懒觉,我们以为她得了什么病,有些担心。等她起身后发现地上留下了一些血痕,我很着急,以为她受伤了。但是丈夫却开心地笑了!还故作神秘地不告诉我原因,只是很高兴地目送阿花出门,像是在看自己的闺女。不久,我们得知阿花怀孕的喜讯,我恍然大悟。原来狗狗和人一样,少女长大成熟了也会有青春期啊!终于有一天,我在房门对面的柴草堆里听到一种异样的声音,好像乱哄哄的,像小孩子的呜呜鸣叫。悄悄走近寻找,果然发现了阿花一动不动卧在那里,她的身下有一窝刚出世的小家伙!头上的毛又黑又湿,看不清有几只,正挤在妈妈身下取暖呢。   我急忙喊来丈夫,让他仔细察看,并且把这一好消息告诉了做饭的阿姨。阿姨一听马上在锅里煮民兵买来的猪肺,等一锅有营养的汤煮好,给阿花的米饭里浇上。一份爱心午餐就做好了,这是特意犒劳辛苦的狗妈妈的。从此以后,我们的生活热闹起来,家庭成员增加了不少,乐趣也增多了。阿花升级当了妈妈,心里肯定美滋滋的,我整天看着这一群“小朋友”,观察它们吃饭、睡觉、玩耍,颇有趣味。日子一天天过去,它们中有的不幸夭折了,有的送人了,最后剩下两只“精兵强将”,作为看守仓库的“接班人”。我们的生活平静而快乐,突然有一天,阿黄失踪了!我们叫喊着它的名字,到处找它也不见踪影,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不祥的征兆涌上我们的心头。听说最近外面乱跑的狗会被人家捉去吃肉,阿黄肯定是偷跑出去遭到了毒手。确定它遇害之后,我们的心里都很难过,只能咒骂那些嘴馋的人,也怪它爱逃跑出去玩耍才送了命。   美好的往事让人时常回忆,我脑海中也有一件印象极深刻的事,现在想起来仍心有余悸。一个炎热的晚上,我们去园中巡视,我漫不经心地走着,跟本没留意脚下。突然右脚的大拇指碰到一个软软、绵滑的东西,我本能的往后一闪,借着晕暗的灯光才看清那儿卧着一条小蛇。从没如此近距离地接触过蛇,我的魂都吓飞了!身旁的保管员老李眼疾手快,赶紧从地上抓起一块砖砸到蛇身上,将它砸死了。过后听他说那是一条银环蛇,有剧毒,幸好我福大命大,没有被它咬一口。想起来真是后怕呀!以后,我晚上再也不敢到园子去散步了。柳宗元的《捕蛇者说》中记述的永州就在湖南,自古这是产蛇的地方。我与蛇的一次巧遇也不足为奇,因为当地人爱捕蛇吃蛇,蛇肉是他们招待贵客的美味。   这里的山、水、树、狗、蛇都给我留下了永恒的记忆,我更不会忘记这里的人。比如见义勇为的李保管,他为我除了蛇害,让我从心里感激他。他个子较小,爱种菜,还有张保管、肖保管、黄主任,这几个保管员每天来这里上班,陪伴我们的时日最多。黄主任是一个慈祥的伯伯,我佩服他年纪较大还会开车,他有两个女儿,都嫁给了军人。作为长辈,他态度和蔼,说话温和,很关心我们两个外地人。直到现在,我们过年仍在一起吃饭、聊天,得知他的两个孙子都去了国外上学。肖保管也是个热心肠的好人,他做得一手好菜。那年过年,他给我们俩送来了亲手做的肉菜,还有鱼塘里我们养的鱼,他炸成一块一块的肉,可好吃了!退休后,老肖两口子经营着自家的商店,辛苦地赚钱。   最难忘的要数前面提到做饭的张阿姨,她是张保管的妻子。孙女已经七八岁了,她还梳着一条又黑又长的大辫子,专门负责给食堂做饭。不仅要给民兵做饭,还要喂那些可爱的狗狗们,每天一大早,她就从家来到食堂做早餐。她不会说普通话,嗓门大,有时我向她请教怎么做肉,她很有耐心地给我讲。我每天看着她把剩下的米饭倒在狗狗的碗里,再看着小狗们吃米饭,有了一个重大发现:南方的狗和南方的人一样,只吃米饭不爱吃面条。真是有意思,民兵们的工作除了站岗,还要去集市买菜。有时我会跟着他们去集上,背着背篓拿着记帐本,边买菜边记帐。每天的伙食费是定量的,除了买菜还要买肉,隔几天给狗狗们也要买点猪肺改善生活。   丈夫在这块“世外桃源”工作,时常带着民兵们劳动,挖沟渠、种菜、收菜、收玉米、养狗、养鱼、捉黄缮。既是他们的领导,又是他们的哥哥和朋友,既要训练他们的素质,进行思想教育,又要时刻操心仓库的安危。看似简单轻松,其实责任重大,不过这两年的生活真得算是军营生活中最轻松、难忘的!   至今,我仍十分怀念那段充满田园色彩的军营生活! 河南哪个癫痫病医院治疗效果好武汉哪个医院治疗羊癫疯最好哈尔滨看羊癫疯的专科医院哈尔滨看羊癫疯正规医院